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法理之間
作者:
林國輝

香港現時情況是每天都有事故,每一個周末都不能共享安寧。八月十八日在港島區風雨中的大遊行,再次證明香港大部份人追求和平理性去申訴他們的要求。這麼滂沱大雨,卻不見秩序混亂,反而見到井井有條的上落街頭,流水式遊行,實在歎為觀止。我在這裏已經不止一次地問,香港如何走下去。大家暫時未有答案,但至少現況不能如此撕裂下去,這是肯定的。很多不同朋友都對我...

詳細

每天晚上,我期盼香港沒有傷亡。每個周末,我希望香港能夠停止混亂;但香港現正處於「七國咁亂」階段。更何況不少市民自行武裝起來,大家互相廝殺,香港處於無政府狀態,那麼,香港如何走下去?更嚴重的是很多市民不相信警察,他們不相信已經非常脆弱的司法機制,更加不會相信警方會公平公正地執法。因此現時情況是不論示威者,普通街坊市民,以至黑社會和暴徒都自行...

詳細

我上次在此提及大家現階段必須停一停及想一想,想一些方法去走出困局,並不是將事情惡化。但事與願違。事實上,在七月二十一日所發生的無論是國徽被塗鴉事件,或元朗白衣人毒打歸家市民事件,此等行為均絕對無助於降溫,亦不能夠紓緩困境,距離大和解之日更是遙遙無期。至於警方要求民陣七二一遊行的終點定於灣仔盧押道這個安排,更是令我大惑不解。一項法律要市民遵...

詳細

毋庸置疑,相比此前在香港發生的「佔中」或「雨傘運動」,現時社會的撕裂及矛盾更為嚴重。相信無論是我輩間已踏入「收成期」或已經「上岸」的人士,抑或如本人一樣仍然在江湖中打滾的「中坑」或「廢中」,均對於任何暴力事件嗤之以鼻(當然大律師公會除外)。然而,因為本人的工作關係,身邊不時出現不少年輕的大律師及見習大律師,他們均對這些在社會發聲的年輕人深...

詳細

很多美國人對特朗普反感是因他當選總統後,踐踏立國以來的法制、民主法治觀念以至衝擊民主制度監察與制衡的保障。美國司法部長儼如特朗普的私人法律顧問,只保障總統個人利益。當然,這不是美國人民所樂見的。所以任何對有效制度的衝擊,我們都應三思之後才可行動,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香港也出現類似情況。首先,不久前有資深大律師上電視,說律政司應基於公眾利益對...

詳細

德國政府給予黃台仰和李東昇二人難民身份,這決定在香港引起很大的迴響。尤其剛剛黃台仰(見圖)接受香港傳媒訪問時說出他的棄保是因為在香港會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審判。我可以指出,黃台仰、梁天琦案是真正彰顯香港司法的公正和公義。梁天琦與黃台仰同樣被控砵蘭街暴動和煽動暴動罪。梁天琦在重審時這兩項罪名不成立。在第一次審訊時,陪審團不能就這兩項罪名達成有效...

詳細

看見電視上播出的混亂情況,我相信每位香港市民都對我們立法會議員深感失望。為甚麼不能坐下來,把這修訂《逃犯條例》傾清楚?立法會議事廳不是議事,而是搞事的嗎?再回到修訂《逃犯條例》,我上回說到,究竟甚麼人士,犯了甚麼法律可以被遣返內地受審呢?這次修訂主要是將原先的《逃犯條例》豁免的澳門、中國內地及台灣兩岸三地加入可移交罪犯地區。可移交的罪行包...

詳細

上次討論修訂移交罪犯條例一事,已經指出從大劉劉鑾雄在愚人節入稟申請司法覆核修改這條例,可以清楚看到香港政府去堵塞這漏洞是必須的。今期我們再探討爭議性較大的追溯力的問題(retrospective effect)。其實這個法律觀點,非常簡單,試用一例子說明。例如,香港政府明天立法不准的士乘客在車內互咀,那麼,如果在法例生效之前被拍攝了互咀片...

詳細

最近全城關注的移交罪犯條例修訂其實是應該修訂和有這個必要去處理。首先,本人在此曾經討論香港十九歲青年懷疑於台灣殺死女朋友事件中,香港政府沒有權移交這位青年去台灣受審而引來的問題。自從香港政府公開諮詢這修例情況,公眾開始討論,但理性的討論比較少,潛意識恐懼和主觀非理性的猜想為多。四月一日大劉正式入紙申請司法覆核香港政府修例這個決定,更加引人...

詳細

三月六日吳文遠(見圖)(下稱「上訴人」)被裁定一項普通襲擊罪不服定罪及判刑而提上訴。原審時,裁判官以在「惡意轉移」基礎上裁定上訴人普通襲擊控方第二證人罪名成立。雖上訴人的上訴理由並無針對該案的裁定是否有錯誤運用「惡意轉移」原則,但高院原訟法庭法官邱智立處理上訴時提到案情並不符合「惡意轉移」,且提出一個問題:為甚麼控方不直接控告上訴人普通襲...

詳細

律政司曾經就一宗案件申請加刑。事關一名被告在戒毒所拳打腳踢唐狗,並用繩綁頸後拋落斜坡慘死。被告認罪被判囚三個月。律政司不服,覆核後加多一個月監。律政司仍然不服,認為量刑起點低,在今年二月尾於高院再申請覆核,強調法庭有必要嚴懲虐待動物者,法庭亦押後本案,等待裁決。根據香港法例169章(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任何人因胡亂或不合理地導致任何動...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