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法理之間
作者:
林國輝

上期談到《禁止蒙面規例》生效後,泛民議員就提出司法覆核挑戰。今次想探討這規例內容。無論怎樣看立法之後的成效,我們不可以因為示威更激烈和更暴力而質疑規例的合法性及有效性。規例有效性和條例會否被遵從,不應混為一談。我一再強調,該規例規管的,只限於在公眾集會遊行時不可以戴口罩,而不是任何情況下都不可以戴口罩。所以大家只要不是去集會遊行,在公眾場...

詳細

《禁止蒙面規例》出場,是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而立。二十四位泛民議員司法覆核,挑戰立例的法律基礎。主審法官林雲浩已拒絕臨時禁制令,並寫下判案書,看看雙方的理據。禁蒙面法是經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引用緊急法,沿用公眾危險而非緊急情況為由而通過的。泛民提出五大理由申請司法覆核。首先,緊急法已被人權法默示廢止(即它違反人權法)。第二,緊急法違反了《...

詳細

連儂牆的爭拗,沒完沒了,其實從法律層面,我們應該如何去看待這事件呢?首先,《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Cap.132)第104A條這樣說:104A(1)在下列地方不得展示或張貼招貼或海報——(a)私人土地,除非獲得土地的擁有人或佔用人書面准許;(b)政府土地,除非獲得主管當局書面准許。(2)任何人在違反第(1)條下展示或張貼招貼或海報,即屬犯...

詳細

網中流傳的一則新聞,話說報道稱法庭已經裁決速龍小隊(見圖)要顯示上自己警察編號,而不能夠繼續如現在情況不用披露,亦不需要佩帶委任證。此報道在網上傳出後,立刻引來藍陣人士不滿。其中的聲音,包括為甚麼其他案件就需要一年半載,這案件就可以立即作出判決呢?可能大家不太了解,所有司法覆核案件是需要先得到法庭的覆核許可,才可以繼續前行。首先,法庭要裁...

詳細

近日有不少言論,針對裁判法院的主審裁判官,說甚麼「差人前面拉人,黃屍法官後面放晒佢地出嚟!」提出這種言論的人,可能對法律制度的認識不夠或不夠深刻。首先香港普通法奉行「無罪假定」,即presumption of innocence,每一位疑犯或被告需要控方在毫無合理疑點情況下證明他/她有罪。他們不需要證明自己沒有罪。從「無罪假定」延伸,是法...

詳細

香港現時情況是每天都有事故,每一個周末都不能共享安寧。八月十八日在港島區風雨中的大遊行,再次證明香港大部份人追求和平理性去申訴他們的要求。這麼滂沱大雨,卻不見秩序混亂,反而見到井井有條的上落街頭,流水式遊行,實在歎為觀止。我在這裏已經不止一次地問,香港如何走下去。大家暫時未有答案,但至少現況不能如此撕裂下去,這是肯定的。很多不同朋友都對我...

詳細

每天晚上,我期盼香港沒有傷亡。每個周末,我希望香港能夠停止混亂;但香港現正處於「七國咁亂」階段。更何況不少市民自行武裝起來,大家互相廝殺,香港處於無政府狀態,那麼,香港如何走下去?更嚴重的是很多市民不相信警察,他們不相信已經非常脆弱的司法機制,更加不會相信警方會公平公正地執法。因此現時情況是不論示威者,普通街坊市民,以至黑社會和暴徒都自行...

詳細

我上次在此提及大家現階段必須停一停及想一想,想一些方法去走出困局,並不是將事情惡化。但事與願違。事實上,在七月二十一日所發生的無論是國徽被塗鴉事件,或元朗白衣人毒打歸家市民事件,此等行為均絕對無助於降溫,亦不能夠紓緩困境,距離大和解之日更是遙遙無期。至於警方要求民陣七二一遊行的終點定於灣仔盧押道這個安排,更是令我大惑不解。一項法律要市民遵...

詳細

毋庸置疑,相比此前在香港發生的「佔中」或「雨傘運動」,現時社會的撕裂及矛盾更為嚴重。相信無論是我輩間已踏入「收成期」或已經「上岸」的人士,抑或如本人一樣仍然在江湖中打滾的「中坑」或「廢中」,均對於任何暴力事件嗤之以鼻(當然大律師公會除外)。然而,因為本人的工作關係,身邊不時出現不少年輕的大律師及見習大律師,他們均對這些在社會發聲的年輕人深...

詳細

很多美國人對特朗普反感是因他當選總統後,踐踏立國以來的法制、民主法治觀念以至衝擊民主制度監察與制衡的保障。美國司法部長儼如特朗普的私人法律顧問,只保障總統個人利益。當然,這不是美國人民所樂見的。所以任何對有效制度的衝擊,我們都應三思之後才可行動,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香港也出現類似情況。首先,不久前有資深大律師上電視,說律政司應基於公眾利益對...

詳細

德國政府給予黃台仰和李東昇二人難民身份,這決定在香港引起很大的迴響。尤其剛剛黃台仰(見圖)接受香港傳媒訪問時說出他的棄保是因為在香港會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審判。我可以指出,黃台仰、梁天琦案是真正彰顯香港司法的公正和公義。梁天琦與黃台仰同樣被控砵蘭街暴動和煽動暴動罪。梁天琦在重審時這兩項罪名不成立。在第一次審訊時,陪審團不能就這兩項罪名達成有效...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