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公眾利益定義

  很多美國人對特朗普反感是因他當選總統後,踐踏立國以來的法制、民主法治觀念以至衝擊民主制度監察與制衡的保障。美國司法部長儼如特朗普的私人法律顧問,只保障總統個人利益。當然,這不是美國人民所樂見的。所以任何對有效制度的衝擊,我們都應三思之後才可行動,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香港也出現類似情況。首先,不久前有資深大律師上電視,說律政司應基於公眾利益對所有六月「逃犯條例」中的被捕者不提檢控。我對此一說法不敢苟同。首先,香港極端分化,你的公眾利益不同我的公眾利益,如果以「公眾利益」這準則去不提起訴,可能有一半港人群起反對。

  還記得朱經緯的大律師也曾提出鑒於公眾利益,應對朱經緯在旺角的普通襲擊案不提起訴。最後律政司沒接納,如果當時接受了這意見,我不敢想像社會反應會是甚麼?再者,律政司檢控職責是獨立的,不受政治干預。她的決定是基於證據和案情嚴重性。至於公眾利益通常是關乎被告人的年紀,犯案動機,罪行的嚴重性和被告人對社會貢獻等來衡量。基於以上原則,我不能相信律政司可以用公眾利益來就這些六月的被捕人不提起訴。

  無獨有偶,最近網民異口同聲要律政司司長限期內對被捕者不提檢控,否則他們會去律政中心「接放工」。這等行動,是逐漸摧毀香港行之有效的制度。

  這文見報時,到律政中心「接放工」行動已經發生,而不知道後果如何。但我只可以說,我們這麼脆弱的香港,不可能每一基石都能承受這麼樣的衝擊,我希望群眾審慎三思。

執業大律師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