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如何走下去?

  每天晚上,我期盼香港沒有傷亡。每個周末,我希望香港能夠停止混亂;但香港現正處於「七國咁亂」階段。更何況不少市民自行武裝起來,大家互相廝殺,香港處於無政府狀態,那麼,香港如何走下去?

  更嚴重的是很多市民不相信警察,他們不相信已經非常脆弱的司法機制,更加不會相信警方會公平公正地執法。因此現時情況是不論示威者,普通街坊市民,以至黑社會和暴徒都自行執法。我相信不久將來,如果香港政府還是迴避問題的核心,衝擊法庭,司法機構是指日可待。

  其實事情是有其轉捩點。這次事件的轉變是七‧二一元朗黑社會對歸家市民不人道及無差別毒打傷害,我們卻不見警察保護市民。還有最後沒有拘捕任何白衣人,連身份證也沒有登記下來。之後再看游姓指揮官的一番砌詞狡辯,唯一的合理懷疑是北區警察包庇黑社會毒打市民或警察害怕黑社會。這一項對警察執法的偏頗,另香港市民非常悲憤。

  我有一位行家說,不能相信香港電台「鏗鏘集」或其他黃色媒體的報道。如果香港已經分裂如此,不正是更需要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時候嗎?總比每一天開一次記招更為有用罷。

  現在的示威者,阻路,阻人上班,破壞交通燈,以至燒警局門口,圍警局等,這些行為是不是能夠使那些愛好和平的香港人認同你們呢?如果沒有大多數香港人去支持,你們的運動又如何會成功呢?其實,我由開始時候希望大家停一停,想一想,找出一個大家可以接受的方案,現在恐怕機會不大了。但當大家都暴力升級,最後只會生靈塗炭,仇恨加深,香港會變成一座死城,那是我們想見到的嗎?如果大家不想看到香港變為更爛更差,我們能夠如何走下去呢!

執業大律師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