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特赦與大赦

  首先跟讀者拜個早年,祝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特首林鄭說過三不的其中一個是不特赦被捕示威者。這是她對於五大訴求中「撤銷所有反送中抗爭者控罪」的回應。對於這個要求,從六月至今社會中有很多不同的意見。不過,法律是如何定義的呢?

  首先,特赦(pardon)和大赦(amnesty) 是有分別的。

  《基本法》第48 (12) 條定明,特首有「赦免或減輕刑事罪犯的刑罰」的權力。 因此,特赦是關於免除或扣減已被定罪被告的懲罰。例如,當死刑還是合法的時候,港督曾將被判死刑的人的懲罰改為終身監禁。這不是一個鮮為人知的做法,我自己亦曾幫助被告人向行政長官申請減輕刑罰。另一邊廂,大赦的概念是要不起訴任何人及撤銷起訴任何正被起訴的人。這並不是《基本法》賦予特首的權力。但讀者可能記得,於大約一九七七年的時候,貪污問題嚴重。因此,時任港督麥理浩成立了香港廉政公署。可是,這舉動在警界人員的圈子極不受歡迎。 港督則以頒佈「特赦令」的方法,宣佈不追究一九七七年一月前發生的貪污案,緩和事件。

  在二○二○年的香港裏,這個大赦的效果可以如何達到呢?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 15(1) 條規定,「律政司司長在任何案件中如認為為了社會公正而不需要其參與,則並非一定需要檢控任何被控人。」所以,要在香港現有的法律制度中回應「撤銷所有反送中抗爭者控罪」的要求並不是不可行的,問題是政治上應否實行。但這不是本欄想討論的範圍。如果要有效解決社會撕裂,那實施的方式必定要公平公正地用於衝突的「雙方」即警察和示威者。

執業大律師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