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最近有市民想就立法會內會主席選舉被癱瘓一事向郭榮鏗以「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的罪名提出私人刑事檢控。

  私人檢控的源由和程序是甚麼一回事呢?自中世紀以來,英國普通法其中一個特色就是認為每位市民都有責任維護公眾秩序。所以,市民均可提出和進行私人檢控。時至今日,雖警隊和律政司的成立和擴張,令市民需要提出檢控的情況大減,但私人檢控制度仍有效。早在一九九八年時,時任立法會議員的劉慧卿曾向新華社社長姜恩柱提私人檢控。劉指姜沒有受理一項查詢資料的要求。當時裁判官應劉的要求發出傳票,但高院裁定指控沒事實根據,訴訟劃上句號。

  根據《基本法》第六十三條,律政司主管公共或私人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私人檢控進入司法程序後,律政司可根據《裁判官條例》第十四條,「在裁判官席前審理的法律程序的任何階段中,介入並接手進行有關法律程序」。因此,提私人刑事檢控的市民,要越過至少兩個關口︰第一,他必須說服裁判官運用酌情權發傳票。順帶一提,如裁判官拒絕發傳票,這決定可以司法覆核程序進行覆核的;第二,如該市民希望保留案件主導權,要說服律政司不接辦該案件。

  檢控與否是一個非常重要決定。用得恰當,制度能發揮作用。若被濫用,只會令大眾對司法制度失去信心。時至今天,當大家不再信賴公權力而作出私人行動,香港法治能否承受這些壓力,拭目以待。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