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冰山一角

  雖然人大決定立港區國安法後具體條文仍未有公佈,但港澳辦表明,中央保留權力管轄少數極其特殊案件。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亦曾提出可以考慮成立特別法庭和閉門審訊的可能性。她認為這可協助司法機構處理未曾涉足的領域,讓法官對特定法律問題有更深入精準的理解。

  但我個人認為成立特別法庭是多此一舉。即使案件牽涉法庭從未接觸領域,香港法官在律師團隊協助下,可引用外國相近的案例和條文,參考立法原意,和依照人大釋法作適當判決。香港現有司法制度完善並具公信力,法官依法辦事,處理案件手法可靠及有法律基礎。到現時為止,我看不到設立特別法庭的需要。

  反之,成立特別法庭或引發更多爭議。首先,如何定奪那些行為是屬特別法庭管轄範圍?比方說,非法集結罪在甚麼情況下會在普通法院審,甚麼時候國家安全法院審?還是同一個被告可以同時在兩個法庭受審?用甚麼準則去訂立國家安全法法庭審理;甚麼去普通法庭?如有部份案件閉門處理,那法律上條件是甚麼?法官人選、法律團隊的專業資格會否有規限?特別法庭會有上訴特別上訴庭機制嗎?

  國安法還在草擬的階段,很多東西是未知之數。但以上問題只是冰山一角。要成立一個新司法制度是一件非常不簡單的事。一不小心,設立特別法庭會弄巧反拙,令市民失去信心。

  其實,律政司司長可為香港做的,是作有限度諮詢,亦向市民交代她向中央以至人大常委給予甚麼法律意見,以保障市民基本權利和法律責任。為市民發聲,是她的職責。這些可能更有建設性。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