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索取精神科報告

  究竟法庭在甚麼情況之下可要求索取精神科報告呢?

  在HKSAR v SU WEI一案,高院法官頒下判詞時提及索取此報告的法律原則。

  根據《精神健康條例》第136章,弱智一詞是指低於平均的一般智能並帶有適應行為上缺陷,而病人指患有精神紊亂或看來患有精神紊亂的人。精神紊亂是指(a) 精神病;(b)屬智力及社交能力的顯著減損的心智發育停頓或不完全的狀態,而該狀態與有關的人的異常侵略性或極不負責任的行為有關連;(c)精神病理障礙;或(d)不屬弱智的任何其他精神失常或精神上無能力。

  在該案,一名男士承認盜竊控罪,等待判決時,裁判官將他羈押兩周,並要求四份報告︰精神病學報告、心理報告、社區服務和背景報告。

  該男士其後就裁判官拒絕保釋上訴並得直。法官指,雖然「不屬弱智的任何其他精神失常或精神上無能力」的定義非常廣泛,但這顯然針對着精神健康條例中所指的病人,而不是用來還押犯人來調查犯罪動機的工具。如法庭想進一步了解犯人的犯罪動機,正確方式是通過心理報告,而不是以索取精神報告為由還押犯人。再者,法官指根本沒必要於索取報告的階段將被告關起來,尤其是在精神病患者機構中。如被告終須入獄,這應是判刑後的事。因此法官決定准被告保釋。

  所以,如指一位被告說謊,而指他精神有問題,是一項錯誤的法律決定。不過,被告已被批准擔保外出,等候判決不需再入住精神病院。

  最後,我只慨歎,法庭是最後「橋頭堡」,如要港人(不論政見)相信法庭是公正的,法官最重要謹慎行事,務必讓大眾盡量心服口服才對。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