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之間——黎智英獲准保釋

  上月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獲高院國安法指定法官李運騰以嚴格的保釋條件批准保釋候審,引起各界輿論。有人指保釋條件如同滅聲,亦有人認為批准保釋匪夷所思。終審法院於去年最後一天決定受理政府上訴許可,批出臨時羈押令,將黎還柙至今年2月1日再就律政司的上訴開審。

  終審庭就其管轄權問題上指出,下級法院處理保釋申請時,終審庭無權介入。如終審庭過去在Dizon一案中裁定,原審保釋決定可隨時改變或被拒絕,所以保釋決定不屬於刑事審訊程序中的「最終決定」。但國安法第四十二條的解讀涉重大公眾利益,終審庭決定受理上訴。但法庭強調,是次正審只處理國安法第42(2)條的含義,它如何與國安法其他條文、《刑事訴訟程序條例》、《公民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人權法》條文等共存,以及原審法官李運騰批出保釋時有否出錯。所以,即使終審庭認為李官批保釋有錯,日後保釋申請都會發還高院處理。        

  就批臨時羈押令的基礎而言,判詞解釋容許黎繼續保釋等同假定高院批保釋的有效性,而這正是上訴須處理問題。再者,黎繼續保釋或會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但判詞並沒有進一步分析。平衡雙方陳詞後,法庭指為減少取消保釋對黎的影響,所以將上訴案排期於二月一日開審。不過黎卻要還柙過年。

  社會政治氣氛高漲,此案引起不少爭議,無可厚非。但我們須緊記,法庭審理過程只着重法律條文,不應質疑或將矛頭指向司法機構,因在社會撕裂下,任何判決都會有一半港人不同意。所以我們要理性分析和冷靜判斷,不應只看結果不看理據。

林國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