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熱話——大家樂集團 疫下陀手穩步中向前邁進

        疫情衝擊餐飲業堂食生意銳減,大家樂集團行政總裁(香港)梁可婷順水推舟,將業務重心轉移至外賣,對外推出各種優惠「吸客」,對內制定出餐新流程,成功保住生意。她亦早已未雨綢繆,重塑集團的電子商務模式,令網購平台在過去一年迅速發展,進一步連結線上線下服務。上月開始執掌香港區業務,梁可婷冀為品牌做好質量之餘,亦會加強與新一代的連繫。

  一九年二月加入大家樂,梁可婷出任集團速食餐飲的掌陀人,負責大家樂及一粥麵的業務,甫上任她已決心做好數碼轉型,推陳出新,「加入大家樂之前,已經聽到很多關於手機平台的意見,身邊朋友會說平台流程好慢,所以我一來到,就想做多些電子化的事情。」



生意沒受禁堂食影響

  適逢去年疫情爆發,市民的消費模式隨之轉變,梁可婷趁機加強外賣業務,「政府宣布禁晚市堂食之前,我們已轉做外賣,並在分店裝設測溫儀、餐桌之間的間板。」由於外賣出餐流程有別過往,故她與管理層亦制定圖文並茂的新指引,例如設立外賣Express櫃位,以及劃分出餐及包裝區域,「因為預計有很多人會來買外賣,所以畫圖及拍片解說不同的流程,再傳送給分店。」

  身為集團管理層,梁可婷認為,面對疫情帶來的挑戰,必須未雨綢繆,比員工「想得更快」,「疫情下,同事要做好多無試過的新事情,所以我們要有充足的溝通,讓他們有心理準備、知道如何做,那他們便不會驚及亂。」因早有準備,去年七月底一度全日停堂食,大家樂各分店亦不失方寸,「全日禁堂食那兩天,基本上生意無跌過。」

  疫情下外賣生意愈來愈多,亦為集團推動電子化帶來契機。梁可婷直言,集團多年前已採取電子化,包括在大家樂分店裝設自動點餐機,需處理不少技術問題,到現時科技進步,便可多從用家角度及經驗出發,「剛好在疫情前準備就緒,幫助到外賣業務。」

  她舉例指,大家樂Club100會員優惠已數碼化,方便客人在手機應用程式內,兌換使用各種電子優惠券。為方便會員訂餐,集團亦在應用程式將會員帳戶及訂餐功能結合,同時簡化手機下單程序,「例如顧客在辦公室用手機點餐後,來到分店取餐處可以立即取餐,基本上連十秒都不用等。」



菜式常新留住食客

  點餐流程變得數碼化,大家樂的餐牌亦需定期更新配合,「始終大家食外賣都食到悶,所以要提升推出新菜式的頻率。」梁可婷說,外賣「一百蚊三餸」大受歡迎,涵蓋各種肉類、海鮮及蔬菜,供顧客有不同選擇。另外,每星期轉一次餐單,可讓顧客對大家樂的出品保持新鮮感。

  外賣之外,大家樂手機應用程式也化身網購平台,梁可婷介紹說,早前母親節更推出「十頭鮑魚宴」套餐,銷量較預期好,最近亦推出端午糭等節令食品,讓顧客網購。

  為了定期推出新菜式,現時梁可婷每星期都會在總部親自試菜,「一款菜式起碼要試三次,除了試味道,亦要看賣相,想想菜式在分店營運上是否可行。」她認為,連鎖快餐店的質量、服務及清潔都不可或缺,故需有標準可依,「這樣才不會中『伏』,預計到出品的水準。」



以人為本管理內外

  在各品牌擔任企管要職多年,梁可婷早有自己一套營銷心法。她坦言,品牌管理的思考模式大同小異,先要了解產品定位,洞悉消費者的心理,善用不同途徑打造「英雄產品」。比起其他行業,她認為餐飲業的人事管理尤其重要,「集團有一萬多名同事,大家都來自不同階層,所以要站在他們的立場去想,讓團隊感受到被關顧。」

  過去一年她與管理層便多次向前線送上一些小禮物、朱古力及生果,去年聖誕更為員工寫了聖誕卡,「當時聖誕外賣主題是『聖誕,一起就好』,所以我們在卡上用上這句話。」她感激員工們過去一年緊守崗位,不斷學習新事物,故希望他們感受到管理層的關心。

  上月開始,梁可婷除掌管快餐業務,亦負責上海姥姥、米陣等休閒餐飲,以至活力午餐等機構飲食。雖然餐飲業競爭大,但梁可婷認為,大家樂在港扎根多年,與港人有不少共同回憶,「焗豬扒飯、紅豆冰、鐵板餐配酥皮湯,這些都是港人對大家樂的印象。」

  品牌歷史固然有優勢,梁可婷同時希望做好質量與服務,為品牌再推向上。她笑言,趁現時集團上下未認出其樣貌,會喬裝成神秘顧客,觀察各品牌的服務質素。未來她亦期望可進一步深化網購平台,讓集團旗下二百多家分店,其線上及線下的關係變得緊密,加強大家樂與新一代顧客的連繫。

Jacky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