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熱話——趙增熹策劃「大台主」計劃 發掘新一代唱作製作人 開拓音樂事業

  趙增熹,資深音樂人,一個大家熟悉的名字。出道於香港樂壇最蓬勃的年代,憑着個人努力及堅持,音樂路成就非凡,多年來在樂壇擔任作曲、編曲、唱片監製、演唱會音樂總監,以及古典樂團的指揮。熱愛音樂的他於5年前成立社企「第十六製作有限公司」,策劃「大台主」計劃,親身走入中學及大專院校開講座,發掘對音樂有熱誠的年青人,助他們提升創作和製作音樂能力,實現音樂夢。趙增熹直言:「年少時慶幸有好多人給予機會,故現在亦希望把自己的經驗分享給年青人。」

  趙增熹19歲入行,從事音樂工作30多年,見證著本地音樂產業的興衰。他指,八、九十年代,一張唱片可以賣幾十萬張,但打從2000年起音樂產業開始出現變化,唱片銷量慘淡,唱片商經營困難,看到成個行業開始慢慢萎縮,有感自己心愛的音樂快要消失,作為行內一份子能為本地音樂產業做些什麼? 「第十六製作有限公司」的成立,其中原因是希望為這產業尋求出路。

串流時代帶來發展新契機

  「現時一部電腦已可包辦製作、市場推廣及銷售,加上音樂串流平台的崛起,顛覆了傳統製作音樂模式,我可以形容『大台主』計劃是一個好大的實驗,讓年青人把握改變帶來的機遇。」

  趙增熹認為串流平台可以讓年青人的音樂作品,無分國界,讓更多人認識,「以前做音樂是好貴的投資,找人寫歌、錄音製作,還有宣傳,無一隊兵都做不到宣傳,每一崗位都需要資金才做到,最初入行那些年是不存在獨立製作,一路發展,時至今日,只要你願意投資時間,肯學肯做,自己作曲、編曲、唱、混音、處理母帶,可以零成本製作一首歌。」

享受創作音樂過程

  趙增熹提到做獨立音樂人要做一段長時間,才到多人認識你的位置,「選擇到中學做推廣,是希望鼓勵年輕人趁有屋企人照顧,沒有經濟壓力下,及早開始創作,至大學畢業儲到十首歌,慢慢積累到一萬幾千粉絲,他們每天聽你的歌,已經可以有不錯的收入。」

  但他強調,製作達專業水平的音樂,需要時間去學技巧,較長時間才做到一首歌,「好似我第一位來自英皇書院的學生RUMBU,他的第一首歌由零開始,花了兩年時間才完成,兩年的學習打好堅實基礎,今年已可陸續推出5首歌,好開心見到佢一路進步,好享受與他一起創作的過程。」

助樂壇接班人 拓展機會

  趙增熹是一位嚴師,「大台主」不收學生分文,但起步已要求學生做出專業水準的作品,「一開始,我會要求學生交一個高門檻的功課,揀一首自己最喜愛的歌曲,將所有音樂部分重做一次,以測試學生耳朵的靈敏度,這是極高難度的功課,好多堅持不到,都走咗。現時有約40人在計劃內,我會作不定期見面或以電話方式給予學生意見,要求他們翻覆修改作品,幫助他們達成目標。」

  另外,他指,「大台主」計劃,除了學校已擴大至所有有心人。「我們已跟12位有心發展音樂事業的學生及在職有心人正式簽約,為他們宣傳推廣,尋找演出機會。」他更讚賞這12位學員付出的努力,「他們不斷被我評價,一首歌編曲翻來覆去十幾二十次,才去到最後版本。」

與不同單位合作 爭取演出機會

  他謂,製作只是第一步,接著是要讓更多人認識他們的作品,所以兩個月來,我們團隊跟10多間商戶及公司傾合作,慶幸反應不錯,願意播他們的歌或合作做不同的項目,例如,早前跟at.home 潮流家居生活店合作,我同『大台主』一班唱作人、歌手Judas羅凱鈴,做LIVE at.home ,以靚聲展現生活新態度。」



夥拍偶像玉置浩二 夢寐已求畢生難忘

  趙增熹自言對古典音樂興趣濃厚,一直渴望當上指揮家,但畢業後沒有無行這條路,但指揮夢一直在心中。2014年獲迪士尼邀請擔任「迪士尼90周年音樂會」音樂會創作總監兼指揮,並和香港管弦樂團合作,令他夢想成真,「香港管弦樂團的樂手全是教授級,不容失誤,因此我花了三個月時間作準備,期間自費到菲律賓找當地專業指揮家,借他的交響樂團綵排練習,才夠膽像一個真正的指揮家站在指揮台上。」

  2015年跟偶像玉置浩二合作的演唱會,是趙增熹夢寐已求的一次演出,「那次跟玉置浩二和香港城市管弦樂團合作的《Koji Tamaki Premium Symphonic Concert》,是近乎完美的演出,日本電視台亦派人來港拍攝演出,在日本播放,我托當地朋友錄下,平時做完演唱會,我不會再看,惟獨這演出,不時拿來翻看再翻看。」

Jacky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