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熱話——瑰麗酒店集團 鄭志雯打造嶄新會所 成就Carlyle傳奇

        香港瑰麗酒店開幕不足一年,便遇上疫情,來港旅客銳減,瑰麗酒店集團首席行政總裁鄭志雯卻視之為發展機會,過去一年未有停步,帶領集團擴張版圖。作為新世界發展第三代傳人,鄭志雯從小觀察祖父及父親的直覺營商之道,早已承傳慧眼。將酒店品牌打理得有聲有色,她坦言有滿足感,卻期望更上一層樓,最近便將全新的私人會所概念引進香港。鄭志雯深信,疫情讓大家更想與親友相聚,此時推出私人會所,正好為會員提供安全之所,重建彼此連繫。

          位於尖東海旁的香港瑰麗酒店,自一九年開始與相連的商場K11 Musea,成為「維港文化匯」新地標。這項目不但是鄭志雯與哥哥鄭志剛的心血結晶,對鄭氏家族也別具意義。

  「新世界中心、新世界酒店是由我爺爺一手興建的地標,亦是當年成個尖東最旺盛的地方、那年代年輕人的聚腳點。」對鄭志雯而言,這裏亦滿載她的童年回憶,包括第一次學騎單車、與堂表兄弟姊妹玩樂的時光,她仍歷歷在目。正因為這份情意結,令她決心做好「維港文化匯」項目,「好想延續爺爺與爸爸所創造的傳奇,重新創造一個destination(目的地),讓香港人享受及聚集。」



新模式演繹 融入當地文化

  二零零八年回歸祖業,鄭志雯開始接掌酒店業務。雖然不是酒店管理出身,但她年幼時已從父親身上,學到酒店營運經驗。她憶說,爸爸鄭家純在新世界的首份工作為酒店總經理,故經常進出新世界中心的酒店,「當時我經常見到爸爸如何與酒店同事傾偈、研究酒店生意。」

  鄭志雯早已決定採取嶄新的酒店模式,以「A Sense of Place」的概念經營瑰麗品牌,而非倒模複製酒店設計。她解釋,每間瑰麗酒店都有不同的演繹方法,經過精心設計及策展,「希望可以celebrate(讚美)當地的文化、歷史。」

  「A Sense of Place哲學,不止是在酒店掛當地(藝術家)的畫,或者設計似當地文化,我們會好全面地看。」鄭志雯舉例指,每家酒店的員工「制服」並無統一款式,交由當地設計師設計,於倫敦、巴黎等地已摒棄制服的概念,將其稱為「wardrobe(衣櫥)」,期望員工在工作以外都能穿得舒適。

  現時瑰麗酒店集團於全球管理四十家酒店,以「瑰麗」命名的酒店共二十七家。在鄭志雯帶領下,集團旗下的酒店數目不斷增長,目前共有二十九家酒店正在興建,選址沖繩宮古島、杭州、墨西哥城等地。



會員集不同階級背景行業

  早於六年前,鄭志雯已構思將酒店最高數層,即飽覽最佳景色的「皇冠之珠」,打造成一個別樹一格的會所。她憶說,早在購入瑰麗酒店品牌前,曾到訪位於紐約的Carlyle酒店,深深被其獨特氣氛所吸引,「這是一家傳奇酒店,整個環境氣氛都充滿活力,吸引很多不同的人聚集,有歌手、電影人物、導演等,其中活地阿倫自九七年開始,每逢周一都會在酒店作非商業化表演。我好想將這個傳奇,從紐約帶到來香港。」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鄭志雯,熟悉本地會所文化及環境,「大部分會所都是迎合特定階級,收費都比較貴。」為打破傳統,她希望自己所開設的私人會所,可雲集不同階級、背景及行業的人,會籍由四萬至八萬八千元不等,但並非人人都可成為會所會員,「我們會看申請人是不是志同道合、合適的性格,再看看是否讓他入會。」

  鄭志雯精心策劃、籌備已久的Carlyle & Co.開幕,除了提供地方讓會員與朋友們聚集,亦有一些私人工作間,照顧不同的需要,「整個設計就似你在屋企以外的第二個家,這是想做到的地方。」

  鄭志雯透露,自己最喜歡的室內設施是美式表演場地Café Carlyle,「這是紐約Carlyle酒店最成功的元素,希望這場地可讓香港藝人、年輕歌手表演,讓喜歡音樂的人聚在一起。」至於可飽覽維港景色的戶外露台,她認為也是觀賞日落的一流地點。



疫下開幕重建親友連繫

  以往開設瑰麗酒店時,鄭志雯亦遇過不同阻滯,有人告訴她不要在北京酒店開設火鍋店,又有人跟她說在遠離倫敦市中心搞酒店很難做得起,結果出乎意料,令他人大跌眼鏡,亦令她更確信自己的直覺。選擇將Carlyle & Co.在疫情下開幕,她認為正是適當的時機,「因為疫情,之前有好多限聚令,大家都不能與親友相聚。」故她相信私人會所可提供一個安全之所,讓會員重建彼此連繫。

  鄭志雯直言,滿意瑰麗酒店的發展,但仍期望更上一層樓。展望未來,她計畫將Carlyle & Co.的私人會所概念帶到更多城市,包括倫敦、邁阿密、上海等,「如果酒店有空間、地點又適合的話,都會好似香港般在酒店內設立。」她亦提到,期望可於紐約發源地另覓場地,開設位於酒店以外的私人會所。

Jacky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