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頁版頭版 揭頁版娛樂頭版
揭頁版
2020年2月24日 星期一

佛堂聚眾爆疫 四長者齊中招

  宗教聚會,竟變成病毒擴散場所。本港昨天新增四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累計七十四宗,其中兩名病人曾到訪北角美輪大廈的佛堂「福慧精舍」,該精舍總共出現四宗確診病例。衞生署人員昨天進入該佛堂調查及消毒。被問及港島東區新增個案較多,是否屬高風險地區,衞生防護中心指,香港面積小,難以分拆哪區屬於高風險,加上市民會跨區遊走,全港市民對防疫都不可掉以輕心。   與「福慧精舍」有關的其中一名新確診病人,是一名八十歲女士,她獨居於柴灣興華邨展興樓,本月八日發病,曾兩度到東區醫院急症室求診,前日於該院留醫。她十四日內沒有外遊,但頻密到北角「福慧精舍」,其中於上月二十五日及本月八日的逗留時間較長,最後一次到佛堂是本月八日。   另一個與該佛堂有關的新確診病人,為一位七十六歲女士,居住在美輪大廈,但與佛堂並非同一層。她每早會到佛堂逗留數分鐘,曾在本月二日及九日到訪。她本月十三日起發病,曾向兩名私家醫生求醫,前日留醫東區醫院。   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表示,收到約三十名曾到訪佛堂人士的查詢電話,其中五人不適入院,亦有約十人被送到檢疫中心,其餘作醫學監測。張稱,前日無法聯絡佛堂的負責人,大廈一樓及十三樓的辦公室及佛堂均上鎖,署方申請搜查令,警方一度考慮強行進入,負責人最終昨日下午現身開門。   大批身穿全套保護衣的衞生署人員傍晚進入「福慧精舍」調查及消毒。張指出,與「福慧精舍」相關的四名患者未必相識,四人居於不同地方,唯一共通點為在佛堂聚會,相信不是大廈出問題。   被問及港島東區的新增個案較多,是否屬高風險地區,張回應指,中心正審視社區有否出現傳播鏈,而本港面積較小,難以分拆哪區屬於高風險,加上市民會跨區遊走,全港市民都不可掉以輕心。 疫船返港客 一確診四疑感染   另一宗新增個案涉及六十八歲男子,他是「鑽石公主號」的乘客,上周四乘港府首班包機返港,入住火炭駿祥邨檢疫中心間發病,被送往伊院。同時,有三名「鑽石公主號」的檢疫人士不適入院,其中兩人對病毒呈陰性,一人正等候檢測。昨晚有消息,四名已返港的乘客,初步確診。   亦有一名六十二歲男子確診,他與妻兒居於藍田興田邨彩田樓,他任職該大廈的保安員。患者本月十日發病,曾求診,本月二十日經救護車入聯合醫院。他無外遊史,於本月十日曾到尖沙咀新港中心的煌府婚宴專門店,與十八人參與公司飯局。 興田邨保安員染疫   此外,元朗Grand YOHO昨向各住戶發通告,指接獲一位三座中層業戶通知,其一名家人剛接受新冠病毒測試,初步結果呈陽性。一名三十五歲男子前日送院,兩度接受病毒測試亦未能肯定測試結果,須再測試,現留醫屯院。被問到該例是否中港司機時,張竹君指未有相關資料,該男子本月八日後沒有離港,應並非在強制檢疫令生效後的「特許人士」。

[詳細]

  • 雙紅夠尅 再謔莫天才

    韋斯咸領隊莫耶斯被球迷嘲諷為莫天才,最近面對英超三甲份子李斯特城、利物浦和曼城時,以為多踢一名守將就能守得住,結果愈輸愈醜。鐵錘幫已深陷降班危機,今晚聯賽作客再鬥紅軍,勢被敵軍兩大剋星穆罕默德沙拿和沙迪奧文尼狠狠教訓。(Now621台周二凌晨4:00直播) 莫耶斯因戰術落伍而被嘲為莫天才,他去年底重返韋斯咸後未見有進步,過去四場英超有三仗對三甲球隊李斯特城、利物浦和曼城,以為放棄控球和變打五後衞陣式就可以搶分,豈料愈輸愈難看。這名五十六歲蘇格蘭領隊解釋說:「球員上仗鬥曼城的紀律、結構和組織都不俗,只是對手傳球太好、太快,我們很難跟得上節奏。」 沙拿文尼破錘專家   莫天才擺明車馬今仗造訪紅軍繼續先死守,可是後者今季已改善撕集密破防線的能力,而且右翼沙拿過去五次英超鬥鐵錘幫狂轟五球,左翼文尼期間亦有四球進帳。   禍不單行的是,韋斯咸的速度型右閘賴恩費特歷斯因為肩膀受傷缺陣,要由三十五歲老將薩巴列達頂上,後者恐難抵擋文尼的左路衝擊。

    [詳細]

  • 師徒無鋒可用 雙頹會和格
  • 藍月之寶攞「狸」命
  • 伊時論事——騎師壓力 非同小可

      「行船跑馬三分險」,騎師是高危的工作。他們很多時候為了造磅,都不能大快朵頤,甚至整天只能喝一口水。事實上,騎師所承受的壓力也頗為沉重,如果陣上表現未如理想,馬主及練馬師下次隨時換人。這份工作同時也講求運氣,即使在一賽馬日中連場勝出,但若不幸地遇上意外而受傷,就會有數月的時間被迫養傷,這也會大大影響他們的生計。   澳洲騎師嘉里原本是今屆一級賽藍鑽石錦標大熱門Hanseatic的主任騎師,可惜他於數日前在滿利谷舉行的賽事中墮馬,結果脊椎骨折,除了白白失去了爭取頂級大賽殊榮的機會外,也要休息一段時間。   第三十八屆亞洲賽馬會議正在南非開普敦進行得如火如荼,前南非冠軍及前香港馬王「爪皇凌雨」的騎師杜鵬志就在其中一個環節分享自己做騎師的心路歷程。他說有天他的兒子問他:「爸爸,你認為我也能成為騎師嗎?」杜鵬志二話不說就拒絕了。兒子繼續追問:「你是冠軍騎師,為甚麼我不能和你一樣?」原來他不希望兒子承受策騎事業上所面對的精神壓力。他說騎師無論在場內及場外都要顯得特別堅強,不能被人看到軟弱的一面。兩年前,事業仍在高峰的杜鵬志因墮馬而嚴重受傷,最終因傷勢太重而被迫退休。復康道路漫長,但他認為賽馬行業應為騎師們提供運動心理諮詢師,好讓他們在身心及精神上都得到更多的援助,他希望透過這次分享能讓更多人了解及明白騎師們真正的需要。 Ian

    [詳細]

  • 頭號目標——喜多樂再試一次
  • 勝在有方——星叻可征服三班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