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19º
  • 85%
  • 2023年2月2日 星期四

疫境獨留港就學 寄居貨櫃屋 跨境生冀通關返鄉過年

千日疫情,中港封關,受影響的還有一批跨境學童。《星島日報》報道,二○年初疫情擴散後停課,網課成為新常態,有跨境生發現上網課難集中精神,決定回港就學,平日住在學校附設的宿舍,假日寄居元朗貨場鐵皮屋,春天潮濕,冬天苦寒。他雖渴望回家,但鑑於隔離政策等因素,便留港學習。過去兩年半,眼見多名同學不適應網課致成績下滑,紛紛退學,他慶幸當日做對決定,亦如願升上高中,逐步實現理科夢。他想念父母,更惦記一手養育他的外婆,「盼望早日通關,可以親身回鄉跟外婆親口說聲『新年快樂』。」

十五歲的阿峰,現在上水一間中學讀中四。他首次來港是一九年九月,當時他來港讀中一,寄住深圳親友的家,每日穿梭中港上課,惟至二○年一月底的農曆年廿九後,一切有所改變。那年新年,他身處高州鄉間準備高高興興過新春,豈料本港爆出首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其後教育局宣佈停止面授課。疫情嚴峻,加上學校實施網課,他留在家鄉生活,無奈鄉間網絡接收欠佳,導致上網課時畫面經常中斷,嚴重影響學習情緒。為了學業,他選擇與父母分離,獨自於二○年五月底疫情稍為緩和時返港。
鄉間網絡欠佳 網課常中斷

阿峰當時獲校方安排入住校內宿舍,不過周六及周日學校假期卻無住處,徬徨之際,在元朗鄉郊經營貨場的親友伸出援手,讓他免費入住鐵皮屋宿舍。那年六月的期終考試,他一直憂心忡忡,當時老師監考兵分兩路,除了安排他及其他同學在課室應考,另安排多名身在內地的同學參加網上考試。身處內地同學須設手機直播拍攝整個應考情況,老師全程對着熒幕監察。可是,曾有同學因網絡接收不穩致畫面中斷,結果考卷不獲評分。至於阿峰順利升讀中二。

過去兩年半,他未再踏足內地,他稱二○年暑假曾計劃返家鄉,但兩地防疫措施嚴格令他卻步。他指若回鄉先要在深圳隔離七天,返鄉後再隔離七天,計及回港後需隔離十四天,四十天的假期便要隔離二十八天,而且內地隔離酒店費用昂貴,為省錢決定留在香港。之後的兩個暑假,他安心在貨場的鐵皮屋溫習。該處的鐵皮屋由貨櫃改裝,內有多張碌架牀,阿峰佔用其中一張,雖然環境簡陋,但住在這裏的中港司機亦對這位小弟弟愛護有加,煮食都預他一份。

今年上半年第五波疫情大爆發,三月單日錄得新增五萬多宗確診個案,阿峰的學校也先後有多名學生和校工染疫,學校數度停課。但他仍要為校內考試準備,天氣濕冷,加上沉重考試壓力,令他患上嚴重濕疹,手腳長滿水泡,痕癢難當。他不慎抓破部份水泡流膿,更曾多次在熟睡中痛醒。

中港分隔的獨居生活讓阿峰成長,他自言最大收穫是學懂自律。現時他如願升讀中四,並成功修讀心儀的化學、物理及生物科,繼續邁向他從事藥劑和科研工作的夢想。不過,當年一同入學的十多名跨境學生中,已有半數退學。他慨歎,那些同學自二○年農曆新年假期後留在內地,大多不適應網課,但即使想來港生活,亦因無親友收留而「作罷」。
盼回鄉與外婆說新年快樂

阿峰的爸爸是商販,媽媽在飯堂工作,跟父母視像通話,聊聊生活趣事,說說學習困難。如今通關復常,成了家長和學童最宏大又最簡單的心願。近日內地雖放寬防疫措施,但通關仍無期,過去的兩次農曆新年假期,阿峰都未有回鄉,只靠視像通話跟父母拜年,他說現時最牽掛的是從小養育他成人的外婆,他說視像拜年始終不及親身祝賀來得親切及有誠意,「盼望早日通關,可以回鄉跟外婆親口說句『新年快樂』。」■教育局數據顯示,二一/二二學年有一萬八千名香港學生住在內地,當中約一半是小學生。
■教育局數據顯示,二一/二二學年有一萬八千名香港學生住在內地,當中約一半是小學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