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港鐵風雲歲月 馬時亨:主席非三煞位

  最新一期《東周刊》報道,港鐵董事會主席馬時亨,和港鐵的十一年情誼,再過幾日就畫上句號。回首這段三年○六個月的主席歷程,面對各項挑戰如高鐵超支、沙中線偷工減料、高層地震、列車出軌、試車出事……無論是人為錯誤或機械意外,件件怵目驚心,他幽默道:「主席個位未必三煞,不過,難做啦!」

  臨別秋波,馬時亨感觸良多,「一見到個港鐵LOGO,就已在心中。」這陣子的香港,陰晴不定風雲變色,忽爾風雨亂作,忽爾陽光普照,比天氣更能預算的,應該是港鐵主席馬時亨六月底的卸任。眼看肥馬變Fit馬的他神情輕鬆,一陣風般伴着笑聲走進來,離開對他應該是件樂事。他強調,他不是退休,是卸任。「好多人用錯字,我○八年離開政府就已經退休啦,十一年來無做過全職工作。」

  他不諱言卸任後,有跨國公司邀請做顧問,但他還是會優先以湊孫為樂。事緣馬時亨去年遊澳洲期間,曾患急性敗血病,幸好及時做手術割了個膽,撿回一命,「真係爭分奪秒,如果發病時在飛機上,你今日已經見我唔到。」自言現在是「無膽匪類」的他,頓悟生命脆弱,未來打算投資更多時間在健康上。

  似天氣般不似預期的,還有馬時亨十一年的港鐵歷程,他○二年至○七年出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時,曾代表政府加入港鐵董事會,之後一三年再被邀請加入港鐵董事會,一六年出任主席,兜兜轉轉,還是回到港鐵。

  《東周刊》報道,回首風雲變色的十一年,最令他刻骨銘心的是「兩鐵合併」和「高鐵超支」。「○二年一上任,梁錦松就話:我提出兩鐵合併,你搞搞啦。」當時最大問題是,政府已注資九鐵六百六十億元,要出售的話,財務顧問認為市值最多得三百億元,換言之要賤賣資產,賣不得,只好先行擱置。然而,○六年九鐵發生高層兵變,哄動全城,「當時特首曾蔭權好嬲好嬲,捉咗我同廖秀冬去,話呢次無論如何都要合併。」

  老闆下達指令,一定要做,但又不得賤賣資產,「財務顧問諗唔到辦法解決,我左度右度,終於諗到一條好橋,就係港鐵沿用咗十幾年嘅租用九鐵設施。」馬時亨得意道:「因為賣,要訂市價。租,大家都唔知幾多錢,可以在商言商。咁租幾多年好呢?我又從政治上學到,就租佢五十年。」

慨歎40年老字號蒙污

  期間有個小插曲,算是當時政府的小秘密。馬時亨要求以Top Line來計,收多少車費就分多少,但行政總裁周松崗則希望以Earnings Before Interest and Taxes (EBIT)來分,爭持一番終於決定採用分Top Line。如今港鐵去年付政府近三十億元,年年遞增,益咗政府庫房。

  一三年,馬時亨獲當時特首梁振英邀請加入港鐵董事會做非執行董事。直到一六年馬時亨出任主席,度橋為高鐵開支封頂,又派發特別股息,獲股東支持,令高鐵財務問題順利解決。去年九月二十三日,高鐵由試車爭議到一地兩檢等連串挑戰下總算順利開通,馬時亨稱當時好有滿足感。

  任內目睹三條鐵路線包括觀塘線延線、南港島線以及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的開通,馬時亨算是適逢其會。不過,有關沙中線的風波,他形容是遺憾,指港鐵將從教訓中學習。

  「有啲同事表現不符合市民期望,有落差,自己要先認錯。港鐵係間有四十年歷史嘅公司,令香港人引以為傲,有呢個污點,好可惜。」

  這些年港鐵發生不少事故,好多人都認為管理有問題,馬時亨不認同有傳媒指公司管理差,「個股市話我哋成績唔錯,今日又創三年新高。」(訪問當日,港鐵股價五十一元)他以獨有的氣定神閒道:「我哋有二十幾萬小股東,又有好多基金持有,足以反映對機構嘅睇法,呢個唔係一兩個人寫你唔掂你就唔掂。」

  臨別秋波,怎看這非執行主席位,是否三煞位?馬時亨嘿嘿笑道:「最辛苦係做政府。但我講過港鐵有個原罪,就係政府係大股東,變成我哋同政府分唔開,人哋覺得我哋係政府一部份,所以好多氣都會發泄喺我哋身上。政治生態亦變緊,主席個位未必三煞,不過,難做啦。」他樂得在這刻退位讓賢。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