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俊仁力推紓緩治療 讓病人活出無限意義

  近年談及臨終關懷等議題,不難見到退休醫生謝俊仁的身影。在搜尋器中鍵入「謝俊仁」,還會同時顯示一位本港著名古琴家的演奏資料(小圖)。當你以為人有相似、名有相同時,「其實都是我,哈哈。」謝俊仁謙遜一笑。紓緩治療和古琴,本就風馬牛不相及,論古琴要「深」,談生死需「廣」,古琴曲高和寡,他毫不介意小眾圍爐鑽研,但面向大眾的生死教育,卻不能礙於忌諱,便謂知音難覓,社會還須繼續努力。

  政府本月宣佈,就預設醫療指示立法展開三個月公眾諮詢。在記者會上,作為醫管局專責小組顧問,謝俊仁如數家珍地解說指示的種種。早在○五年從九龍東聯網總監之位退休後,他便擔任醫管局臨牀倫理委員會主席至一七年,負責制定有關晚期治療抉擇的倫理指引。此前在各大專欄及講座中,也不難發現同為紓緩醫學學會榮譽顧問的謝俊仁,與公眾談生論死。今次諮詢義務出山擔任顧問,可謂「退而不休」。

  論及紓緩治療的必要,言談拘謹的謝俊仁也開啟了「說書Mode」,指紓緩治療正正回應現時由醫療科技發達,引發另一重無法迴避的問題,「現在的科技,是可以令本來要死的末期病人,變得不用死。但這並不代表是有意義地延長病人的生命。」

  紓緩治療初引入香港的八九十年代,家屬與病人又是否能接受這個相對前衞的觀念?謝俊仁卻指過程順利,「接受紓緩治療病人的病情已經維持一段時間,當家屬與醫生恒常溝通後,阻力反而不大。始終大家都想病人好。」

  若紓緩治療在香港內科發展的年紀尚輕,那麼預設醫療指示更可謂是匍匐前進的幼兒。所謂預設醫療指示,便是讓病人在清醒時決定一旦病情進入末期、或處於不可逆轉的昏迷及植物人狀態時,選擇不接受無效的維生治療,以減輕痛苦。追溯指示的由來,可見於○六年的法改會報告書,和一○年醫管局發出的指引。

  雖然近年愈來愈多人簽署指示,但在今次預設醫療指示立法的公眾諮詢中,不少人也將指示與安樂死相提並論。雖然在情理上,同樣是尊重病人意願,但力推紓緩治療及指示的謝俊仁,則強烈反對安樂死合法化。

病人有最後主導權

  「只要有良好的紓緩治療,病人是絕對不需要走到安樂死一步!」謝俊仁以早年轟動全港、要求安樂死的斌仔(鄧紹斌)為例,指出即使斌仔後來出書,仍支持安樂死合法化,但他也留意到斌仔在受到更多關心的情況下,對尋求安樂死的態度軟化。

  謝說︰「病人希望安樂死的念頭,會隨着環境轉變、身邊人的關懷而有所更改、甚至動搖。」一旦執行,則再無後悔藥。但病人簽署指示後,即使拒絕無效急救,仍可有半年至一年的壽命。最重要是,一旦病人改變主意,仍有最後的主導權。

  社會不時會以「好生不如好死」,來形容紓緩治療可以令病人舒服地走完最後一程。但謝俊仁則認為紓緩治療的真諦,不在於如何「好死」,而在於如何有意義地活在當下,"When days cannot be added to life, add life to days"「善寧會的口號,恰好與他的理念不謀而合。

  查看句子中譯,則是天為生命定壽元,人為生命賦意義」,有限壽命中活出無限意義,才算不枉此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