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升機會微 待遇欠吸引 駐校言語治療師職位懸空

  今個學年,教育局在中小學推出以兩校一組形式、聘請常額校本言語治療師的「加強校本言語治療服務」,惟首階段中,逾四分一學校未能成功招聘。業界表示,駐校治療師待遇未見明顯優勢、晉升機會窄、加上須處理與專業無關的行政工作,或是令職位懸空成因。

  以往普通公營中小學並未設有常額校本言語治療師職位,當學校需要治療服務,便需利用教育局津貼,外購校本言語治療服務。但在今個學年起,教育局在中小學階段式推行「加強校本言語治療服務」,普遍以兩校一組的形式,共同聘請常額職位。根據局方推算,相關服務全面推行後,需要約四百二十位校本言語治療師。今年,局方則在二百二十三所中小學中,開設了一百一十八個職位。

  惟上月立法會數字顯示,現時仍有五十八所學校、共二十九個言語治療師職位空缺未能填補,佔本學年參與計劃總數逾四分一。未能聘請言語治療師的學校,則需沿用現有津貼,繼續外購支援服務。業界解讀與晉升機會、待遇、工作性質等有關。

逾四分一學校未成功招聘

  理大言語治療碩士課程主任梁文德指,言語治療師以往在非政府機構、安老院等,有機會晉升至高級言語治療師,但在現時共同聘請的情況下,言語治療師在學校難言有晉升階梯,「因為學校指明聘請一個位,已經為職能設限。」

  即使常額言語治療師的薪酬調升較為穩定,但為中小學擔任外購治療服務多年的言語治療師陳先生則指,私營機構的待遇普遍而言比教育局職位略勝一籌。現正擔任駐校校本言語治療師的Wing(化名)亦聞悉,當局按言語治療師年資計算薪酬時,會先計算其學校服務的資歷,職位變相對年資深、但並非服務學校範疇的言語治療師而言吸引力欠奉。

  陳先生續稱,駐校言語治療師需要處理更多行政工作,更有些與專業無關,例如舉辦活動、參與陸運會等,對於一心想處理個案的言語治療師而言,駐校職位未必具有明顯吸引力,「在普通中小學,個案種類『差極都有個譜』,而且主流資源亦未必會集中到言語治療。」

  在兩校一組的情況下,言語治療師需要一腳踢。梁文德認為,這可能令部份年資淺的言語治療師卻步,「他們可能想有前輩支援,但一時主理兩所學校或會有點吃不消。」

須處理額外行政工作

  在以上情況下,有參與計劃的中小學雖成功聘請言語治療師,但亦直呼一師難求。佛教林金殿紀念小學今年與同區佛教中學結盟聘請言語治療師,並擔任統籌學校。該校校長、香港佛教聯合會會屬小學校長會主席吳永雄稱,招聘程序在今年五至六月已經展開,比起以往招標外購治療服務,招聘駐校言語治療師更為費神,「以往外購服務只須招聘專注小學或中學服務的言語治療師即可,現在卻要找對中小學服務都有興趣的人。」

  中華基督教會譚李麗芬紀念中學則跨區與同一辦學團體的中學結盟,聘請治療師。該校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陳明姬也指出,「搶人」情況嚴重,所以即使學校開初希望聘用經驗較豐富者,亦未必容易成事,「始終言語治療師以往駐校、而且專做中學是很少。」她指出,兩校共同聘請時,須協調治療師全學年的駐校日程,避免在指定比例下,分配不勻的情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