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會會長慨歎社會撕裂 「老一輩並非既得利益者」

  抗爭戰像病毒一樣,由街頭蔓延至校園,早前與浸會大學只有一鄰之隔的浸會醫院亦成為重災區,網上一度流傳浸大校董兼兒科醫生李家仁的錄音,稱有何姓醫生欲步入醫院上班亦遭黑衣人查證。最新一期《東周刊》報道,該刊明查暗訪下,發現被「查牌」者正是醫學會會長何仲平。

  據《東周刊》報道,中五時經歷過六七暴動的何仲平,俗語說:「嚇大嘅!」沒想到漫天催淚煙的抗爭風暴,他七十之齡,要再經歷一次。坐在何仲平位於佐敦的醫務所,聽他憶述十一月十四日當天與另一位醫生回浸會醫院診症,兩人發現堵路情況比想像嚴重,心知不妙。還未定過神,有黑衣人即上前截住去路,要求出示醫生證件,何醫生及友人照辦,終獲放行。

  回到醫院見到李家仁,他忍不住呻兩句說:「李醫生,你作為校董,點解唔幫手教好班學生……」李家仁聽罷亦感無奈,事後在朋友群組呻了幾句,聲帶就此流出。

  人生首次被「查牌」,何醫生內心不是味兒,慨歎堵路連累病重的患者也要繞路,他卻無能為力,心情一度跌到低點。何仲平說,明白抗爭者有訴求,但希望彼此尊重病人求診的迫切需要:「有啲姑娘仲慘,因為驚返唔到工影響病人,晚黑留喺醫院瞓;餐廳員工擔心留院病人膳食無法供應,通宵達旦留守醫院。」

  浸會風波暫告一段落,但持續多月的反修例風波,並未因區議會選結而降溫。近月醫護與警方關係劍拔弩張,多個前線醫護組織既發動聯署聲明,又擺人鏈陣,偏偏擁有逾萬會員的香港醫學界,姿態相對較溫和。私底下會員的不滿聲音此起彼落。

中立派難做人

  何仲平說,早前修例風波之初,會員對應否支持撤回、暫緩還是支持修例,已有不同聲音。他每天都收到大量轟炸訊息,有人漏夜發電郵、傳WhatsApp狂轟,要求他表態:「你一直唔敢發聲明,點做大阿哥?」何仲平百詞莫辯說:「從來無諗過要做大阿哥,只是希望搞好業界。」

  他直言會內有逾萬會員,甚麼聲音都有,「若我只偏幫一邊,會惹嚟另一方不滿,覺得被代表會唔開心。」為了不令會內對立加劇,何仲平寧願企中間。然而,企中間也是罪,會被視為騎牆。年輕一輩的醫生不諒解,不時發文炮轟,稱他「藍絲」醫生是既得利益者,甚麼都有,所以支持建制;相比之下年輕人甚麼也沒有,當然要上街抗爭到底。

  何仲平眉頭一皺,滿有感觸說:「上一代醫生嘅成就唔係唾手可得。以我七四年畢業嗰一代為例,做醫生都係辛苦捱返嚟。好記得當時全港醫科畢業生只有百幾人,因為人手有限,喺公立醫院當值成日追更,完成一個通宵更後再要做多一日先有得休息,大家都係咬緊牙關走過嚟,邊似o依家啲醫生可以通頂後唞一日!」

  說到這裏,何仲平拿出手機,回看醫生會員曾發給他的責罵訊息,看到一句:「你係時勢造就的上等人,卻沒有承擔責任對抗共產黨,有事就只會拍拍屁股走人……下一代卻不可以,我們這一代也不可以時……」讀到這,硬淨的他鼻子一酸,聲線顫抖起來:「我哋幾代人……幾辛苦……幾辛苦建立……就搞成咁。」

「何必攬炒呢?」

  從不在人前流淚的他,淚水忽然決堤般湧出,哽咽說:「點解講到老一輩嘅人就一定係既得利益者,一定被錢蒙蔽盲撐政府?我喊,唔係因為自己,傷心係因為下一代破壞自己嘅未來!你唔鍾意個社會唔緊要,何必要攬炒呢?」說白一點,就是贏了場交,輸咗頭家。何必呢?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