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憂STEM師訓不足 批工作坊僅技術訓練

  師資是推行STEM教育的重要一環,惟本港部份學界過往頗為依靠坊間教育機構到校服務,亦有研究指出,高達八成多受訪教師認為STEM教育的培訓不足,逾半沒信心執教。雖然現時學界不乏支援,但前線老師卻批評當中理論與實務割裂,工作坊變相「離地」或淪為技術訓練,培訓成效減半。

  STEM教學發展對授課師資要求與日俱增。但教聯會前年曾發表研究報告,發現高達八成三受訪老師認為師資培訓不足、逾七成人未充足掌握教學方法,更只有三成多老師有信心教STEM。

  新一代文化協會科學創意中心總監黃金耀坦言,兩年前是老師接受基本培訓的高峰期,但如今人數已經回落,進一步接受深入進階訓練的人不算太多,未有配合全體教師接受STEM師訓的大趨勢,過去幾年也有頗多學校寧願購買坊間機構的服務,為學生提供STEM教學,其因可歸咎於教師經驗及課時有限,難以分身兼顧。

  惟金巴崙長老會耀道小學副校長陳詠欣認為,教師的專業是啟導學生,坊間機構聘用大專生為導師,他們較擅於教導學生掌握新科學,兩者的教學成效會有分別。教大STEM教育文學碩士課程主任陳文豪表示,機構導師未必了解學校定位,以產品為本的課程也不一定切合校本需要。

理論課不實用

  現時教育局及坊間不乏師資培訓,但前線老師對培訓質素猶嫌不足。中學數學老師朱老師近月曾參與局方提供予學校中層的增潤工作坊,他直指,理論性的培訓相對「離地」,雖包含科技精英演講,但對增進教學裨益不大,「有講座提及香港5G發展,但教師在課堂上如何用到5G教STEM?」

  保良局王賜豪(田心谷)小學常識科教師陳迦志,去年曾參與教育局舉辦的培訓課程,他直言課程內容大多紙上談兵,「有次學習砌電動船,我嘗試不用導師所教導的方法去砌,卻被勸喻以其標準去完成。如果老師將這標準套用在日常教學,不就是阻礙學生學習STEM的創新思維嗎?」

  港大教育學院助理教授黃家偉曾進行高小推行STEM的追蹤研究。他觀察到,相比起上而下的單向指導,當教師在設計教案時有學者共同備課、協作討論,教學成效更顯著。惟他表示,現時中小學與高教界除了研究項目以外,學界對於STEM的聯繫未算緊密,「始終本港專注STEM教育研究的學者不多,中小學也不多主動求援。」教育機構iSTEM共同創辦人陳基志認為,由大學科研團體將研究成果帶到學校,可助老師掌握最新的科技應用,繼而教育學生。

  港大教育學院高級講師葉穎欣為準教師提供培訓,她有感現今教師對STEM的認知或技能有限,特別是STEM提倡實踐,但準教師在學期間於課堂上親自動手的機會不夠多,實習學校亦未必讓他們嘗試帶隊參加科學比賽等STEM活動,正式入行時將迎重大挑戰,「但我們有四分一畢業生受聘時講明要負責STEM。」

欠實踐機會

  STEM是跨學科教育,陳詠欣深信全體師生對相關知識的掌握將影響推行進度,故該校安排所有教師接受STEM培訓,其策略是讓部份人先富起來,「我自己學,再找一兩位新老師加入,繼而有八位老師分小組牽頭教其他同事,幫忙構思如何把STEM知識融入各科目。」

  教育局回覆指,上學年起分批為中小學課程領導人員介紹STEM最新發展,加深參加者對規劃STEM教育的理解,並以學校實例和實踐經驗講解推動STEM教育的策略,又設實習和實驗讓參加者親歷設計與製作STEM產品活動。

  局方將不時改善培訓內容,切合學校需要,培訓安排則每年考慮教師意見、學校假期和活動場地安排等因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