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煙騰升芬芳怡神 古玩專家延續品香文化

  中國的香文化博大精深,由驅蟲、淨身、提神,還兼具入藥、入膳等的功效;文人雅士舉行香席,一同品香,是一種優雅的人文氛圍。在香港這個節奏緊張且商業主導的城市中,依然有人努力不懈地保留這種優雅的尋香品味,還著書分享,盡一己之力,恢復自古有之的香文化。記者:張凱晴

攝影:褚樂琪

  香文化專家兼古玩店燕譽堂負責人蔣美玲醉心沉香多年,於幽香繚繞中,體會到瑰麗精緻的香馥世界,乃中國人的重要文化。她認為,城市化和緊張的生活,尤其需要重振香文化,以香令人寧神,近年愈來愈多人對之嚮往,但用香文化卻出現一些亂象,從事古玩業多年的她說:「以前我們曾在拍賣行中見過一些事例,他們只了解古代香器很名貴的市場價值,而不了解那些古代香器背後的歷史價值。」很多人指的「香道」,這個詞語其實是借用了其他地方的香文化而衍生的。

沉香原來可食用

  有見及此,蔣美玲深感需要為用香文化梳理歷史脈絡的重要性,為免中國人歷史的洪流中丟失了自己的傳統。她表示,中國的用香習慣自新石器時代的考古器物中已有相關考古證據,並推測當時的作用主要是用作驅蟲。歷朝香料被發現具有薰衣沐浴、防蟲、消毒除臭等作用,甚至可以入藥、入膳。

  很多人不知道沉香是可以進食的,蔣美玲指:「它也是一種中藥材,屬藥瑞香科植物。品質好的沉香也會被直接用來煮食。日本有一味救心丸的藥方是含有沉香成份,而中國現時也很流行沉香開水飲,有部份人更會配合菜式提味。」她提及很多自古以來不同的用香習慣,早於漢代中國就有配上香囊向長輩行禮的禮貌,更有在建築物中加入香料,以驅蟲和保溫的例子。而直到唐宋,香文化就愈發精緻,並有藝術化的提升,亦有很多文人雅士的香席出現。

  品香聚會,即所謂文人香席,是指四、六位文人雅士一同鑒賞新作、新收藏,並一邊品香。香主會就鑒賞主題選擇三道香,香主先燒炭,然後在香器中的香灰山中挖一個小洞將炭放入內,再小心用香灰埋好。熱力透過香灰緩緩釋出,再按香主的經驗在合適的溫度放上香料。每道香會由香主開始傳給主客,依次傳遞,最後回到香主手上再開始下一道。每人每道香品三次,先聞、再聞是確定香味,三聞的用意就是回味。

品味人生萬物智慧

  品不同的香味,同時觀察先賢設計的不同形狀和帶孔的香爐中煙的形態。蔣美玲表示,品香這種靜態行為,讓人安靜地品味人生和宇宙萬物中的和諧智慧。透過騰升的煙在孔中慢慢升出,做成浪漫迷人的效果。她說:「品香可以說是空靈和思考的一個過程,不宜在喧嘩和多人的地方去舉行。」香席就是香文化中其中一個精緻的表現,但現時較少人對此有清晰的了解。

  蔣美玲的胞姊是承真樓中國文化研究中心創辦人及主席蔣靄玲,她從事與善本書相關工作,收藏一些中國古籍善本書和手抄本。接觸不同古籍,她們了解梳理歷史的重要,於是與西北師範大學的文史學院的研究者合作,將來自中、台、港的香譜中再整理及校正,當中涉及逾百香方香籍的總結,自二○○九年開始共花六年的時間編纂,才於二○一五年由承真樓出版《新纂香譜》的點校本。《新纂香譜》的注釋本與復旦大學合作進行,但由於計劃未物色到合適研究者而暫時擱置。

  蔣靄玲道出合適人選的難處:「因為香譜注釋本必然涉及很多不同學科的範疇,包括古文、古植物學、生活文化史和佛學等,而且這計劃花的時間以數年計,而且金錢上不會有很高的回報。」

  即使困難重重,但唯有正確認識古方和傳統的源頭,才有助現時的香人將解古釋今。蔣美玲表示,假如我們看到市場上沈香或香爐有一定市場便投入參與覺得是時尚,這樣不但沒意義更難說持續發展。她強調:「我們需要的有意義的參與。」

  她認為,需要梳理好傳統用香的歴史,文敝記錄例如古代聖賢遺下有關香的資料如香品種,形態和各類香方及出產地等等。另外,與香傳統文化有關的詩詞,歌賦,器物,用具亦需深入研究理清所有細節之後看看怎樣有效溶入現今社會的生活節奏。她表示:「這樣(香文化)才可能讓這悠久的傳統中,有意義的延續下去。」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