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妻子清醒不知有否掙扎 張祺忠暗忖︰整死咗啦!

  港大副教授張祺忠涉兩年前以電線勒斃妻子一案審訊踏入第七天,控方直言張祺宗清楚記得殺妻時的情況,妻子在睡夢中被殺,所以沒有掙扎,他先徒手將電線扭在一起,其後改用鉗扭捏,直至兩端斷掉,以確保電線能殺死妻子,惟張祺忠否認。

        控方指出,五十六歲張祺忠在案發前一日、即一八年八月十六日曾與妻子陳慧文(Tina) 通話,她透露已在星展銀行開設新戶口,並存入了一張四百萬的支票。

  而張祺忠女兒Nancy的口供稱,在同月二十三至二十五日,張祺忠告知Nancy,他知悉彈票一事,解釋該支票是他與Tina的聯合投資,原擬在同月十六日將該筆款項存入自己戶口,但因Tina入票而吵架,故張祺忠欲拒絕過數,藉此報復。對於上述指控,張祺忠一概否認。

行兇後不敢步出房間

  控方指張祺忠根本清楚記得殺妻過程,他為確保Tina身亡,於是用鉗將兩條電話線扭在一起,直至電線兩端斷掉,所以政府化驗師才會在電線上檢驗出鋸齒印,而Tina在睡夢中被殺,所以沒有掙扎。張祺忠重申,不清楚事件經過,但肯定Tina當時清醒,不知道她有否掙扎,亦不解電線上為何會出現印痕。

  張祺忠當時眼見Tina伏在牀上,碰她亦沒有反應,心裏暗忖「死啦,整死咗啦!」,故沒有檢查Tina的脈搏或呼吸。他擔心出房尋找剪線鉗會嘈醒Tina胞妹,所以不敢步出房間。控方追問,張祺忠純粹因為不想嘈醒Tina胞妹,所以不打算搶救Tina,張祺忠否認。

  張形容在案發後的清晨,主動向Tina胞妹說「你家姐好似出咗街喎」,乃「自我引爆」。實際上他非常害怕,擔心家人會去翻查行李箱,故盡量留家,不讓人接近。直至同月二十日夜晚始與Nancy報警。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