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祺忠子作供指母惡言與家人爭吵

  港大機械工程系副教授張祺忠(小圖)涉在二○一八年以電線勒斃妻子,昨日在高等法院續審。張的幼子作證時指多次目睹母親與家人吵架,而父親面對母親埋怨時很少反駁,僅面露怒容。控方形容張祺忠殺妻過程相當冷靜,如同在進行工程實驗,而且是擔心太太將他開出的支票兌現,才先下手為強,惟張祺忠否認。

  任職衞生署牙醫的張祺忠幼子張思博昨日以辯方證人身份出庭作證,他認為父親性格樂於助人,態度有禮,未曾見過他施行暴力。至於母親方面,張思博認為她很多時會鞭策子女,要求較多。張思博曾多次目睹母親與家人吵架,激動時更會惡言相向,包括斥對方「去死啦」、「廢」等。張指父親與母親亦經常發生爭執,曾聽過母親埋怨父親收入差,甚至斥「靠你揸兜啦!」之類的說話,但張祺忠沒有反駁,僅面露怒容。

控方指犯案時冷靜

  張思博不時會向禿頭的父親開玩笑,把水灑在他頭頂上,張祺忠均會笑着回應,但在二○一六年至一八年間留意到父親情緒起伏漸增,容忍度下降,更對其玩笑一反常態,轉頭望向他表情嚇人,以致張思博受驚不敢再做。

  張祺忠昨日接受控方盤問,透露自己與妻子共同擁有五個物業,控方問物業屬於聯權共有抑或分權共有,張稱經紀只說是「長命契」,又突然哽咽「佢依家都死咗啦!」以張祺忠的個人理解,「長命契」即是「邊個長命啲就邊個繼續持有囉」。控方追問張祺忠是否知道妻子死後,他會成為物業唯一擁有人,張答不知是否唯一。

  控方指張祺忠殺死妻子,是太太未經他同意,便將四百萬元的支票存入銀行,為免太太把餘下兩張、共逾千萬元的支票存戶,張祺忠於是先下手為強,蓄意把兩條電線打結,並利用鉗將電線末端扯緊,以確保電線能勒死妻子。控方指張祺忠案發時相當冷靜,清楚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沒有罹患抑鬱症,形容張殺死太太猶如進行一個工程實驗。張祺忠全盤否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