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員不展示編號高院裁違《人權法》

  香港記者協會聯同多名市民早前入稟高院申請司法覆核,質疑防暴警察和速龍小隊不展示警員編號違反《人權法》。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明昨日頒佈判辭,批出部份覆核許可,指警務處允許警員不清楚展示警員編號,令投訴機制系統不完善,且警察投訴科及監警會制度,都未能滿足《人權法》要求。律政司、保安局及警方均表示,會詳細研究判辭,再決定跟進行動。

  法官周家明在判辭指,若有警員違反《人權法》的指控屬實,則事主作出法律行動前,需知道其身份。因此每名警員行動時應展示獨特的編號或標記,以便受害者作出投訴,強調不能夠單靠警隊內部程序辨認警員。判辭又指,在去年的「踏浪者行動」中,警方只展示沒獨立記認的行動呼號及編碼,且另一警員會回收再用,甚至有證據顯示,同一場合有不同警員使用同一號碼,因此不符合《人權法》標準。

監警機制不符《人權法》

  判辭強調,儘管警員公開身份後,有被惡意起底的擔憂,但這不能成為警方不完善身份辨識系統的理由。

  法庭亦裁定,現行的警察投訴科及監警會制度,未能滿足《人權法》要求,形容前者非獨立機關,而後者欠缺調查權力,且不能推翻警察投訴科的決定。監警會主席梁定邦強調其工作可影響警方決定,至於監警會應否有調查權的問題,則要交由政府決定。

  記協表示,過去有市民因無法得知警員編號而投訴無門,形容判決還公眾一個公道。另一名入稟人、去年六月右眼中槍的老師楊子俊則說,判決是遲來的公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