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擬賓館作過渡屋 業界質疑執行掣肘多

  公屋平均輪候時間長達五年半,政府公佈將資助非政府組織(NGO)租用酒店或賓館作過渡性房屋,讓輪候三年或以上市民申請入住。新政策對正值寒冬的旅館業界看似是喜訊,惟有行內人反映實際執行時諸多掣肘。有意參與計劃的NGO透露,賓館業界不願簽訂兩年合約,已洽數家賓館推行半年先導計劃「試水溫」。

  政府將三年內的過渡性房屋供應目標,由一萬個增至一萬五千個,早前已覓足夠用地可建一萬二千個單位。特首在十一月發表的《施政報告》提到將助賓館或酒店轉型為過渡性房屋,並提供資助予NGO租用房間,再出租予已等「上樓」逾三年的市民。當局期望旅館可出租單位至少兩年,以協助有需要市民。

  除了惠及公屋輪候者,新政策亦將向旅館業伸援手。疫情下海外及內地遊客大減,旅館業生意大受打擊,香港旅舍業商會委員薛伯祿指出,自暑假開始業界主要將房間長租予「深港客」,由於與以往日租或短租不同,這類住客長開冷氣電燈,房間整體損耗情況較以往嚴重,須加緊維修,形容現時只是「割肉求生存」。

  香港旅舍業商會早前曾進行調查,主席連思杰指出,約有二百多家賓館的東主表示對計劃有興趣,預料將可騰出逾一千五百個房間,於未來兩年轉為過渡屋,惟大部份人傾向出租部份房間,而非將整個賓館物業租出。

  旅遊業賓館聯會主席劉功成估計,疫情下有逾百家賓館結業,故業界起初對政府提出補助感高興,不過實際執行時面臨不少限制。

  有意參與計劃的新家園協會去年底走訪多家賓館視察環境,協會社區發展總監梁秉堅引述業界指,暫不傾向簽訂二十四個月的合約,短期內會先推出為期半年的先導計劃,以了解計劃的價錢水平、實際經營情況以及入住家庭的接受程度等,協會將派社工跟進各個案的適應情況。

  梁秉堅透露已與七家賓館洽談,將以自負盈虧、即毋須NGO包底的形式提供約二十個房間出租,租金中位數約五千五百元,房型包括共享房間內的牀位,一至兩人家庭的房間,僅少數房可供三人入住。他承認出租牀位需與他人共用廁所,與過渡性房屋原意有出入,但希望先觀察市場反應。他又留意到住戶最關注的是賓館內不能煮食,故傾向選有公用空間,以及有提供加熱食物器具的賓館,協會將於本周起招募有意租住的人士。

租金為家庭收入四分一

  運房局局長陳帆早前出席電台節目時曾提到,業主若願意租出單位,當局可將酒店賓館改裝,租金將以一般居住家庭收入的四分一計算。薛伯祿直言,該租金水平嚴重偏離私人市場的定價,假如政府不為賓館提供額外補貼,相信最終會參與計劃的業界寥寥可數。而持牌賓館的樓宇和消防安全均受《旅館業條例》規管,即使將賓館轉為過渡屋,也不能隨意更改間隔,政府有必要時或須暫時修例。

  劉功成亦指政府未解決賓館被承租期間,水電供應及維修應由哪一方負責、遇緊急情況需由哪些職員支援住客等問題,他亦關注若賓館並非自置物業,是否合資格參與今次計劃。他認為當局未經深思熟慮就提出新計劃,忽略實際執行時的限制,致計劃至今仍未正式推出。

  另一邊廂,梁秉堅憂慮,萬一有租戶入住過渡屋期間可以「上樓」,NGO需重新配對新租客,若政府不願「包底」,尋找新租客或出現空窗期。梁秉堅指政府似乎傾向由NGO承擔空窗期租金,但NGO資源有限,希望政府考慮營運經費,包括房間租金、交通、社工輔導等跟進成本,「不要令我們做一間蝕一間」,建議政府按每間房間資助至少六千港元予NGO。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