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密借場防警「放蛇」 大門設密碼 直擊派對房暗中營業恐爆疫

        早前爆發「歌舞群組」疫情,當局勒令關閉所有派對房間,但經營者為求生計,暗中違例復業。本報記者根據線報直擊觀塘的派對房間,發現有五人在一房間內脫口罩唱歌、吸煙和飲酒,眾人共用沒有咪套的咪高峰,也有少女不戴口罩前往公用洗手間,引起「派對房間群組」大爆發的危機。

        記者日前抵達觀塘偉業街一幢工廠大廈,登樓後發現同一樓層有至少三間派對房間,未幾發現一對年輕男女登樓,女方持手機四出尋找,似在尋找派對房間,隨後有一名沒戴口罩的少女從另一房間步出,前往該樓層的公用洗手間,她因沒緊閉房門,房內傳出吵耳歌聲,從縫隙中可見到至少六人高歌。

  再等一會,一對年輕男女從另一房間步出,同樣前往公用洗手間,兩人亦未關上房門,記者從縫隙中看見三名沒戴口罩的客人在內唱歌,當中一名男子一邊吸煙、一邊飲酒,一男一女手持的咪高峰均沒有咪套,眾人輪流使用咪高峰唱歌兼「噴口水」,嘴巴可能碰到咪高峰,加上未能確保經營者在之前的客人唱歌後有否消毒,病毒或會通過咪高峰傳染不同客人。

訛稱「借朋友個場」

  記者其後聯絡了一名最近曾往該派對房間的客人,他說經營者有提示要防範警方,若發覺有人拍門堅拒不開,事前又要求他發送謊稱「借朋友個場玩」的訊息,一旦遭警方調查要拒絕承認付款租場。另一派對房間負責人則向客人說,房間內設有「打卡位」,若被警方登門查問,可說是租影樓拍攝,並非租賃派對房間。

  另外,記者在社交媒體發現不少派對房涉非法經營,隨機便找到二十位提供派對房間的從業者,當中兩成共四人均稱可出租房間,但四人均因擔心警方「放蛇」,拒絕透露詳細地址,稱要收取預訂房間款項後才告知,同時會發送電子門鎖密碼,以便自行入內。

拒隨便透露地址

  立法會議員陳恒鑌表示,明白派對房間長期停業令經營者面臨沉重壓力,但不能因此違反防疫法例,若不幸引爆「派對房間群組」,對業界造成的打擊更大,故此呼籲市民和業界守法,在非常時期多加忍耐,才有助疫情早日完結,並建議當局加強執法,以免因個別人士的違規行為加劇疫情。

  對於有經營者指示客人拒絕開門、扮向朋友借場或扮租影樓,陳恒鑌表示不但難逃刑責,若出現確診者,經營者的刑責或更重。他建議,當局可修訂防疫法例,賦予警方破門入屋的權力,若發現有肆無忌憚及違例情況嚴重的派對房間,警方可破門執法,以起阻嚇作用。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