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成唯一上流途徑 競爭大挫敗強

        青少年的流動性除了受到出生環境影響外,教育水平亦是關鍵。在香港,大部份青年就是透過教育,作為獲取向上流動的機會和成就最重要的渠道。

  有相當多的青年成功透過教育達到專業或管理階層,但也有不少因為社會背景問題,而未有獲取更好的專業資格。獅子會早前委託中大進行的青年調查報告中就指出,35歲以下的青年中有5成能夠升讀大學。



  教育亦因而和向上流動掛鉤,競爭變得激烈,很多學校給學生的培訓均集中以大學門檻和考試為目標,未能顧及到課程和考試以外的知識與技能。雖則社會提倡終身學習,但香港教育就像高速公路,所教授的知識十分單一,甚至忽略年輕人的全能發展和能力。

  在七八十年代的香港有很多向上流動的方式,但現在卻只有教育單程票。教育的失敗令很多青年人受苦,縱使投放資源再讀基礎文憑課程,事後依舊看不到希望,不少年輕人因此被淘汰,繼而出現父母沒錢就沒希望、住公屋沒希望等宿命論。

  這不單令青年人讀書的壓力變大,亦令補習市場的需求變高。其實說到底,青年人最需要的是能力被認同和發掘,可惜社會能給予的往往卻是挫敗感。建議教育未來透過有效評估青年能力,而做到因材施教。

  由國際獅子總會中國港澳303區召集的「未來」全港青少年持續發展圓桌高峰壇2021已於上周六順利舉行,獅子會將問卷調查結果及論壇見解整合成報告提交予政府,冀助制訂更有效之青年政策,同時給予青年服務機構以設計適切的青年服務。

香港教育大學博文及社會科學學院副院長及社會學講座教授趙永佳

香港明愛青少年及社區服務總主任陳偉良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