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領球隊疫境創佳績 陳曉明:遇困難堅毅不屈

  運動界在持續一年多的疫情中苦苦掙扎,港超聯球隊數目減少,職球員縱有一身好武功,也淪為失業大軍,促使業界發起香港足球教練協會自救。發起人之一的理文主教練陳曉明保得住飯碗,但疫情間場地盡關,為了練習,他試過帶着球員在公園「偷跑」,心中質問為何練習也像做賊一樣。不過,歲月的磨練告訴他只能拼盡全力,用成績將一切的付出變成值得,「就算遇到困難,我也想保持堅毅不屈。」

  陳曉明向《星島日報》指:「疫情前港超的資源幾好,球員人工可觀,足以說服年輕球員只要努力向上,他日也可以成為月薪十幾萬的頂級球員,但整個系統突然崩潰,職球員失業不是能力不足,只是際遇問題。」



  陳曉明所屬的理文未有散班,但長時間停賽加上練習場地關閉,為他帶來另一種滋味。為了堅持訓練,他試過在限聚令下,帶着一班球員到海傍跑步,數十人個個虎背熊腰,在街上份外顯眼,他只能提醒球員「執生」,避免收到告票。

  港隊在今屆奧運的佳績,實有賴體院讓精英運動員閉門訓練。另一邊廂,包括足球在內的非精英項目飽受無場地可練的折磨,陳曉明重新思考一個問題:「到底我的工作對社會有多少貢獻?」

  自小熱愛足球的陳曉明,九七年首次以運動員身份,代表香港出戰全運會,參賽項目卻是曲棍球。後來,陳曉明換上教練身份,帶領香港青年隊出戰亞青賽,如願踏上十一人足球場。「我覺得做教練就是對我土生土長地方的貢獻,可以帶住一班青年軍,向世界證明香港的足球員並不是嘍囉,我們也可以很強。」由○四年執教「香港08」開始,陳曉明轉眼已在球壇打滾十七年,今日他為任職教練的貢獻,交出另一個答案,「我希望理文或者陳曉明的故事,可以對其他人有幫助。」

冀證明港球員實力

  陳曉明這個想法,源自一年前來自一個朋友的短訊,「他說見到理文贏波很感動,覺得自己都可以渡過難關。原來他當時有情緒病,見到我們的堅持換來一些成就,也得到一些正能量。」今年六月,理文以分組賽全勝姿態殺入亞協盃四強,風光背後所付出的努力,從另一個角度看,是一種過度燃燒的熱血,因為球隊為了參賽,需要遵守極多的隔離要求,不止職球員辛苦,隔離開支更對球會帶來財政壓力。陳曉明坦言,既然選擇了堅持,對着不能改變的事情自怨自艾也無補於事。

  陳曉明二○一二年帶領天水圍飛馬,最終以三個亞軍作結,球隊同年解散。付出的努力與回報不成正比,他坦言當時難以接受。二○一八年他重返港超,轉眼帶領理文走過三個球季,更在二○一九年獲得菁英盃,是他也是球會歷史上首個錦標。當下他明白,要擔任名為人生的教練,成敗不能着眼於一刻。

  早在去年疫情爆發時,教練陳婉婷及吳子維已成立「香港足球教練大聯盟」,向政府及足總反映業界訴求,惟陳曉明表示,過程面對認受性的質疑。於是陳及吳找來包括陳曉明在內的另外四位教練,在今年初一同商討如何組織代表業界的團體。陳曉明認為,協會短期內可針對教練在疫情下的需要發聲,長遠亦可爭取福利,惟細節需交由執行委員會決定。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