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康復者現長期症狀飽受短暫失憶氣促困擾

  新冠疫情回穩,近來病情嚴重的患者「清零」,但《星島日報》追蹤新冠康復者,發現有重症者出院後一年,生活遠未談得上復常,仍受短暫失憶、氣促等後遺症困擾,試過駕車等紅綠燈的瞬間忘了目的地,也試過由港鐵站跑上地面,待二十分鐘才喘過氣來。有醫生指這些屬新冠長期症狀,如英國最多康復者感疲倦或氣喘,本港雖未有全面統計,但約三分一病人都自言會疲累,失憶則較罕見,或與情緒焦慮有關。

  慈雲山去年七月成為「疫區」,在該區服務的民建聯成員、東九龍居民委員會主席何漢文同告染疫,治療期間曾因病毒量高踞不下需用重藥類固醇,留醫近二十日方能出院。「起初不知何故聞到士多啤梨味,個多月後才消失。」他的視力亦曾受影響,「眼睛經常矇矇的,不知自己有無戴眼鏡。」醫生診斷為眼乾症,出院半年後好轉。



  上述都是短期影響,其他後遺影響則較長遠。何漢文憶述,出院後不時會有短暫失憶情況,但康復一年後未見改善。何在本月某日接獲住所停車場管理處的通知,其座駕車頭蓋被打開,原本以為被陌生人打開,但翻開閉路電視片段才確認是他自行打開,「未看片段之前,我靜下來回想了近五分鐘,完全記不起發生過的事,為何要打開車頭蓋。」

  何漢文先後於兩間公立醫院覆診及參與新冠患者康復情況研究計劃,惟醫生並未提及失憶情況,求助中醫則指與血含氧量低有關。此外他自覺較以往更易疲倦,試過在會議中打瞌睡,反應亦較以前緩慢。

  何漢文離院時,肺部有百分之十出現纖維化,至今仍不時感氣喘,「試過趕時間開會,從港鐵站跑上地面,最終需坐低二十分鐘才喘過氣來。」要走樓梯的話,他走上約兩層就會喘氣。另一個較間接的影響,何漢文出院後持續乾咳,服用止咳藥水一個月後出現尿頻,經家庭醫生轉介泌尿專科求診,被告知該藥可能傷膀胱,他最終持續求醫約九個月,至近日因情況有改善而停藥。

港鐵上地面 喘氣20分鐘

  醫管局臨牀傳染病治療專責小組暨傳染病中心醫務總監曾德賢指,其他地方的數據發現不少患者需經歷新冠長期症狀,最常見的即是疲倦。

  翻查倫敦帝國學院去年九月至今年二月收集的五十萬名患者數據,發現約兩萬七千名患者的新冠症狀持續至少三個月,其中有約三成人出現疲倦症狀,約百分之八患者現呼吸困難。團隊推算當地有二百萬人受新冠長期症狀影響。

  在香港,曾德賢指暫未有全面統計,但估計三分一甚至近半患者現疲倦,呼吸困難者則料少於一成。至於喪失味覺及嗅覺的人,多數會逐步好轉,僅一兩名失去味覺者未有改善,料病毒影響味覺神經需時修補。不過短暫失憶問題在海外亦較罕見,曾德賢預料與患者同時受情緒困擾及休息不足有關。

  曾德賢與團隊由去年初至今年四月,跟進瑪嘉烈醫院約一千三百名康復患者,抽出一百六十七位肺部較差的病人定期接受肺功能測試,發現在出院後三個月,有四成六人的擴散肺活量不達標,不過隨時間有改善。出院後半年,減至兩成六人不達標;到出院後九個月,已僅約一成七人未達標。連同其他肺部無轉差的病人計算,即約百分之六患者康復後肺活量低於一般人。

  Delta變種病毒株在全球多地肆虐,曾德賢指外國數據顯示Delta患者較似上呼吸道感染,常見流鼻水、肌肉痛等症狀,而本港錄得的Delta輸入個案則較年輕、多已接種疫苗,大部份人均無病徵,不需處方抗病毒藥物治療,與之前幾波疫情的患者截然不同。但不可忽視的是,該些患者的CT值仍低於二十,即病毒量相當高,而Delta傳播率可「一傳七」。曾德賢提醒,一旦開關,而部份地方已實行與病毒共存時,定必有個案流入香港,屆時未接種疫苗的人士,特別是長者及長期病患者會是最高危的一群,他呼籲長者考慮打針以減風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