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企為移民照顧者設計「錦囊」拓新服務 「移民遺老」求助大增

  移民潮下,不少港人舉家到海外展開新生活,但部份長者不願或無力離港,令移民照顧者陷入兩難。《星島日報》報道,社福界也關注「移民遺老」現象,有家庭危機求助熱線近月接獲的移民求助大增,部份移民子女反映對留港父母的生活有顧慮,冀尋求協助。移民危機同樣滲透安老院舍,為院友提供情緒支援以外,有社工已將移民個案納入需要特別關顧名單,加以跟進。社企及醫療機構亦順勢推展新服務,代替移民家庭定期上門探訪或致電長者,助移民子女掌握留港父母處境。

  近年移民門檻調低,愈來愈多港人舉家移民,但長者往往因適應問題,選擇繼續留港。明愛向晴軒危機專線自今年四月起收到的移民求助大增,明愛家庭服務團隊主任陳力鏗表示,七、八月是移民求助的高峰期,以往基本上未曾接獲相關求助,部份人對移民決定感矛盾,「好多求助者都擔心自己移民後,留港父母在經濟及生活上的轉變,不知他們如何照顧自己,希望尋求幫助。」



  事實上,近來不少社團機構已就移民遺老現象作調查分析,發現大部份移民家庭均擔憂年老或患長期病患家人的留港安排。有關機構亦為移民照顧者設計「錦囊」,例如建議準備移民子女,盡早向年邁父母提出及討論移民後續的照顧情況,並需讓長者繼續感到被需要,為他們安排活動,填補空虛及原有家庭角色。臨牀心理學家郭韡韡近期正參與一項輔導移民家庭的計劃,接觸到來自全港十二個社區的個案,發現個案多集中於中西區等中產社區。她觀察到,移民遺老問題近來在長者間醞釀,他們在閒談間不時觸及移民議題。她建議不論移民者、父母,抑或兄弟姊妹,應及早坦白感受和想法。

問題開始在安老院舍浮現

  認知障礙症服務組織「耆俠會」亦有接觸已移民及計劃移民的家庭個案,其創辦人Alvin及Zoe分享道,有輕度認知障礙的單身長者,目前尚能自理,卻已開始出現一些重複購買情況,其獨生女兒與女婿預計於年尾移民。針對該個案,二人已向事主一家提出預備方案,例如轉介地區長者服務中心跟進、預備聘請傭工等。

  移民遺老情況亦開始在安老院舍中浮現,蔚耆苑註冊社工黎詠溮坦言,現時有約十名院友,其家人正計劃或已移民海外,故院舍已將個案納入需要特別關顧名單,當院友身體狀況出現突發情況,卻未能及時聯絡不在港的家人,便會交由駐院護理人員作出專業判斷,及時作出護理或送往急症室。惟她透露,過去一年曾試過有院友身體狀況突然轉差,雖即時通知身處海外的子女,但對方趕回香港後卻因隔離問題,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

  黎詠溮認為,疫情下安老院舍暫停探訪多時,令院友更難見到子女或親人一面,變相更難消化子女移民的事實,「試過有位婆婆跟我說:『養到仔女咁大,就咁拍拍蘿柚就走』。」但她相信「通過視像保持網上聯繫,對長者與其子女都有紓緩作用。」主打「一線通平安鐘」服務的長者安居協會,自上月起推出「一線通千里顧服務」,可配合平安鐘使用。協會指新服務將有專員跟進,子女可經電郵收到每月重點報告,包括長者活動狀態、曾否按動平安鐘求助、覆診預約情況、情緒狀況等。如照顧者有需要,協會亦可為其代預約門診及安排上門服務。

  市面上亦有醫療中心因應移民需求,推出健康管家服務,協助移民家庭照顧留港長者。不願具名的負責人指出,其公司本身具備醫療專業團隊,見及本港愈來愈多人移民,加上人口老化情況,遂開始招募有社工背景或曾任照顧者的人士,出任健康管家,代替移民子女上門探訪,「當見到老人家身體有特別狀況,便可即時通報我們的醫療團隊。」她留意到,大部份查詢者仍在計劃移民,其年長家人的身體狀況暫未算太差,「他們的心態大多是未雨綢繆,希望買個保險。」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