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名訂場炒家見招拆招 籃球場癲價叫高五倍

  康文署上月底推出新招,收緊「康體通」自助服務站訂場方法,要求租場人士預訂時,掃描身份證正本登入系統,欲以「加辣」版實名制嚴打炒場歪風。不過炒家一於少理,藉派人到場「代簽」避過新政。《星島日報》記者發現,有炒家乘勢加價,一小時的籃球場收費直逼八百元,較原價相差逾五倍。有籃球聯賽搞手質疑,新政無阻炒場之餘反助炒家加價。

  記者深入不同社交媒體的運動群組發現,有不少集團式經營的炒家無視新政,其中有炒家頻密出帖文,放售多於一個現有場次,涉及多區的籃球場或排球場,另有人聲稱可替用家預訂之後球場用地,標榜「成功率極高」。記者亦見有散戶出帖放售周五晚、周末等黃金時段場次,惟大多數均不會標價,反要求買家以私訊形式查詢,記者遂佯裝買家向他們了解。



  炒家A向記者表示,可協助預約非即日使用的體育館設施,惟用家需在指定日子前一星期起提出預約。他指,目前可預約的場館設施包括籃球場、排球場、羽毛球場等,籃球場和排球場的收費為每小時七百九十元,羽毛球場則為每小時一百四十九元。

避過「康體通」訂場須身份證正本

  「加辣」版實名制實施後,炒家A指,現時需要買家提供康體通的帳戶及密碼,以作預訂之用,另提供申請帳戶連結,給尚未登記人士申請。據悉,有關帳戶涉及的個人資料甚多,包括個人住址、電話等聯絡方法,目前更需要上載身份證作實。記者以私隱為由,拒絕提供個人帳戶資料。對方即稱,其康體通帳戶可協助辦理預約,並指當日會有人在場簽到。

  另一名炒家B則聲稱,可出售紅磡、青衣於上星期六晚已預訂的籃球場,前者兩小時收費一千二百元,可以支付寶或簽場時交易,並提供有關場次的訂場紙,更表示將會提供「包簽」服務。

  舉辦本地籃球聯賽已有六年經驗的M League負責人表示,他們對球場需求很大,一星期平均需要十個場次,惟目前場地供不應求,或需向炒家買場,大約每星期有三場要靠炒家供場。他指需定時安排人手通宵排隊,「即使排第一都唔等於一定有場」。

  康文署過去屢出辣招打擊「炒場」,如租用人連續三十天內兩次不取場,會被罰不能訂場九十天;禁止使用他人身份證文件代訂場次、實施草地足球場抽籤試驗計劃。不過炒風從未遏止,炒價更屢創新高。

  康文署資料顯示,籃球場及排球場於平日傍晚六時後、周末及假期等黃金時段,收費為每小時一百四十八元,其餘時段為每小時一百二十元。有用家向記者反映,一兩年前籃球場的炒價約每兩小時五六百元左右,目前則漲升至每兩小時一千三百至一千五百元不等。他直指,新政策無助解決市民預訂球場問題,反而有藉口讓炒家抬價。

  康體場地愈炒愈貴,有不願具名的全職羽毛球教練直言,疫情前每小時租場炒價約為一百至百多元,較原價場租貴數十元,惟數個月開始,炒價已飆升至二三百元,「每堂學費我只收五百多元,如果付炒價租場,收入僅餘百多元,基本上維持不到生計。」他知悉不少教練因而轉行。

  關注康體設施「炒場」問題多年的觀塘區議員顏汶羽指,新政策對「炒場」阻力不大,康體設施嚴重不足,才是導致炒場的根本原因,加上場租多年來欠調整,追不上私人場所價格,即使炒價高昂,市民仍會選擇買場。他建議,長遠而言政府需要興建更多球場,滿足市民逼切需求,短期則可參考醫療券方法,推出「康體券」,讓市民可到私人場所使用。資料顯示,現時康文署轄下共有九十個體育館及室內康樂場地可供市民預訂,另有二十六個同類場所暫停開放以作防疫用途。

  康文署回覆指,過去三年間收到約七百宗涉及炒場的投訴,至於被暫停預訂收費康體設施資格持續九十天的個案,今年截至上周五則錄得約三千七百宗。署方續指,過去一直密切留意轄下康樂設施的預訂及使用情況,推出多項打擊「炒場」的措施,遏制違規轉讓或炒賣場地情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