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惡」HER2型乳癌藥物有限 香港研究:新「生物導彈」增存活 有望在港使用

  HER2型乳癌作為第二常見的乳癌類別,一向被視為較「惡」,早前本港參與一項國際性研究,顯示一款被稱為「生物導彈」的新一代抗體藥物複合體(ADC),結合標靶藥物「導向功能」,及化療藥物的強效,用於這類晚期患者療效出眾,患者復發時使用,無惡化存活期比率高出一倍,為晚期HER2型乳癌治療帶來明顯進步。

  內科腫瘤科專科醫生楊明明醫生表示,目前國際指引針對晚期HER2型乳癌建議的一、二線治療非常清晰,前者為雙標靶及化療組合治療,後者則為第一代ADC。早年,香港引入了第一代ADC,但整體無惡化存活期仍只有不足一年,加上三線或以後的治療方案由於未有有力研究數據證實療效,故一直未有一致的國際權威性指引和共識,如何有效延長晚期HER2型乳癌患者的存活期成為醫學界一直期望達到的目標。而直至近年,醫學界研發出新一代ADC,先在三線使用。



  楊醫生解釋,新一代ADC不僅通過標靶藥物作為「導航儀」,帶領身上強效的化療「導彈」到達帶HER2抗體的腫瘤細胞上作精準攻擊,使癌細胞死亡,更具有「旁觀者效應」,攻擊該腫瘤細胞周邊的細胞,以確保腫瘤細胞附近HER2表現低或異常的癌細胞不易逃過攻擊,情況有如一顆「生物導彈」般,「炸毀」所到之處的潛在「敵人」,從而剿滅癌細胞。

  上月,歐洲腫瘤學學會會議公布一項研究,其中六成來自亞洲,包括香港。研究發現,新一代ADC的12個月無惡化存活期比率較第一代高出一倍、整體存活期比率亦以新一代較優勝,高出近一成,而且在腫瘤反應率及完全緩解比率上,前者達八成,較第一代高出一倍以上;後者亦高約一倍,而絕大部份副作用均容易處理和控制。

  楊醫生稱,新一代ADC將很快從三線治療躍升至二線治療,以及長遠變革晚期HER2型乳癌治療,達到有效延長晚期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及整體存活期的目標,延展患者希望。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