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案男生拒警正當執行職務判更生 地盤工搶警槍判囚七年

  前年十月十三日旺角示威,有黑衣人在彌敦道行人路凌空飛踢落單防暴警,同案中有地盤工人被指從警員手上搶霰彈槍。區域法院法官謝沈智慧法官判刑時明言,首被告搶槍一罪,礙於區域法院最高判刑期限,只能判囚七年,惟刑期不足以反映案情嚴重性。同案男學生經審訊後被判抗拒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員罪,被判入更生中心。

官斥「阻警執法 橫蠻無理」



  甫開庭法官隨即指有事「澄清」,稱判刑前法庭收到三十一歲首被告謝信誠母親的求情信,法官指母親「似乎以為律師團隊沒有交代求情信」。為表示「對返大家公平啲」,法官澄清上次求情時,已收到求情信件的副本,當時只提及沒有收到求情的陳詞和案例。不過,法官再次表述代表大律師張錦熙的「陳述簡陋至極」。

  法官批評,首被告對落單警員X施以暴力,當時警員X以最溫和方式執行職務,評批被告既要參加非法集結,又阻礙警員執法,是橫蠻無理,指阻礙警察執法,不是求情理由,反指協助他人逃跑,是加刑因素。「雖然霰彈槍上鎖,惟被告毫不知情,如成功搶走,可用以指嚇警員」,直斥首被告「目無法紀」、「暴力情節嚴重」,案情涉及加刑因素,法官指「受害人是警員,目標是警槍。」警員X與謝糾纏期間,X倒在地上,謝揮拳打向X。法官認為,X沒有嚴重受傷,只因戴上頭盔,並非被告留手。

  法官在宣讀判詞時,引用大量非法集結罪的案例,包括九四年陶君行案、一八年黃之鋒等三人衝入公民廣場、庾家駒一九年六月十二日在金鐘政府總部外堵路等,指「防止犯罪者重犯,以儆效尤,防止他人以身試法,有樣學樣。就算犯罪動機多麼崇厚,也不是求情輕判的理由」,又指非法集結罪行的懲罰需具阻嚇性,而犯罪者個人的福祉及更生,應給予更次要考量。

  至於襲警一罪,法官援引一六年梁天琦在旺角的暴動案,認為此案「與(梁天琦案)有過之而無不及」,故判以十二個月為監禁。被告承認非法集結案,判處二十四個月,另加搶槍罪同期執行,共判囚七年。

  法庭讀出謝的身世,謝父母於○二年離婚,父親賭博欠債,被告與母親及繼父同住。謝無心向學,會考零分,認識黑社會份子,一二曾被控販運毒品罪,判囚四年九個月。一五年藏有毒罪,判入戒毒所。之後被告自稱洗心革面,職場上接受紮鐵訓練。謝稱為公義,不滿政府及警隊才加入社會運動。

  次被告上次求情表示,望處以短期監禁形式處理,但法官考慮陳年紀尚輕,於一九年八月另被控一項太古站非法集結。法官指,他品學兼優,認為他「更需要更生及紀律教導」,故判入更生中心。他在求情時指○三年由大陸來港定居,母親翌年來港團聚,家庭需依靠綜援過活。他被捕後,患有嚴重抑鬱和失眼,對人生感到絕望,曾想過輕生自殺,對違法行為感到十分後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