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踞九龍城三旺街 泊車黨霸街錶 無本生利 月賺二百萬

        本港泊車錶位不足,車主無奈違泊食「牛肉乾」,引致怨聲載道,但有不法份子長期霸佔錶位,高價出租,目無法紀,令問題更為嚴峻。警方三個月前才搗破一個霸佔佐敦「八文樓」公共錶位達三十年的「泊車黨」,本報發現另一個「泊車黨」盤踞於九龍城三條旺街,十多年來佔用多個錶位,以六十元兩小時出租,估計月賺高達二百萬。車主會會長批評霸錶位行為損害全港車主利益,促請警方打擊。

        九龍城食肆林立,食材店舖多,吸引不少市民駕車到來吃飯和購物,致政府錶位供不應求。有不法份子覬覦另類商機,將錶位「私有化」斂財,侯王道、南角道和龍崗道三條旺街的錶位均被佔用,其中南角道最誇張,整條街至少有六、七個「泊位黨」,左右兩邊都有人向途經車輛揮手招生意。侯王道和龍崗道也各三至四個「泊位黨」,他們分工精細,通常每天中午前開工,一直營運至深夜十二時,這段時間三條街的錶位全被霸佔出租。



無代客入錶 收起告票

  上周末晚,記者駕車在這三條街視察,所有閒置錶位都被人以木櫈或雪糕筒霸佔,有人更索性拉椅坐在馬路邊。錶位旁俗稱Double Park的位置,他們亦不放過,擺放雜物霸佔,在車多時出租,十分離譜。

  記者觀察發現,「泊位黨」運作有組織,當有車輛離開,成員第一時間霸位,以佔用出租。「基本上都要幫襯他們,因為所有位都被霸了。」駕車來吃晚飯的鄭先生無奈地說。至於收費,大約五十至六十元兩小時,「自己入錶,政府一小時收八元!他們賺很多。最過份是他們多數不會替客人入錶,有警察巡邏才入兩元(泊十五分鐘),如果不幸被抄牌,他們會收起告票,到當局寄給車主才知道中招。」

  此外,「泊位黨」表現霸道,記者在南角道停車等候,因沒向他們租位,一名男子揮手叫記者離開。其後記者駛入侯王道,兩名坐在路邊的男子立即起身,揮手示意有車位。記者問其中一名男子怎樣收費,他說五十元兩小時,並說:「這裏最便宜的,南角道那邊要六十元。」他隨即搬走雪糕筒騰出錶位。由於每條街都被霸三行車位,若每行可泊二十輛車,即每條街有六十個車位。如果每天開工十二小時,以六十元兩小時計,每個車位一天賺三百六十元,六十個便有二萬一千多元,一個月收入超過六十四萬。三條街加起來,收入接近二百萬,十分和味。

  香港汽車會會長李耀培表示,全港各區都有「泊位黨」搵食,直斥這些不法份子「離譜」,對駕駛者不公平,「香港泊車位一向不足夠,尤其是一些多層停車場拆卸後,泊位難求。如果錶位長期被人霸佔,情況更惡劣。」

汽車會促警加強掃蕩

  李又說,「泊位黨」之所以掃之不盡,主要是車主怕事,「很多車主都怕麻煩而就範,不法之徒就愈來愈猖獗。」他促請警方加強打擊,「警方早前掃蕩油尖旺的泊位黨,現在情況大有改善,希望再加強巡查其他地區。」大律師陸偉雄指,如有人收錢後沒有替客人入錶,有機會觸犯串謀詐騙和串謀偷竊等罪行,最高刑罰可分別監禁十四年和十年。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