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5月23日 星期一
  • 24º
  • 87%
  • facebook
  • Weibo
  • RSS

物流平台糧期飄忽 送遞員歎貼錢打工

疫情百業蕭條,打工仔首當其衝,有人「流了汗,無糧出」。一批物流配送平台的送遞員近日集體投訴資方糧期不準,甚至疑拖糧,涉款萬多元至數萬元不等。有員工慨歎,開工也要食飯,貼錢打工,須向人借錢渡日,境況淒涼。

智能物流平台快電商Zeek送餐飲外,還運送藥物和生活用品,旗下送遞員分為自備車輛的車手和步兵,服務費按貨物數量和送貨距離逐單計算。有員工估計,現時Zeek約有一千名車手送遞員。

原為私人司機的黃先生,疫情下失業,今年二月加入Zeek做車手送遞員,由於多勞多得,他為賺多點,每周開工六天,每天踩足十五、六小時,「我老婆跟我一起開工,兩人輪流揸車,我送貨上樓時,她幫手看車,以免被抄牌。」黃指,無論餐飲或生活用品定單都接,每天收入至少有千多元,「定單多,超過兩千元。」至於出糧時間,黃指每周截數一次,餐飲定單的收入,會截數後十日發出,而藥物和生活用品定單,則在截數後十七天發出。
向管理層追討 僅發還部份欠薪

根據支薪安排,黃以為最快二月下旬收到第一筆錢,怎料到二月尾仍未收到,「我致電客戶服務熱線查問,他們每次推說會安排跟進,一直沒過數。」到三月尾,黃才收到首筆薪金,只有九百多元,「我計過當時累積欠薪約四萬元,現在收到不足一千元,好離譜。」黃投訴,Zeek才每周轉帳數千至萬多元給他,「第一,雖然四月出了多次糧,但未夠數,第二是數目混亂,不知這次轉帳是哪段日子的薪金,亦不知是哪些定單的酬勞。」

其後,黃聯同其他司機跟管理層商討,只獲發還部份欠薪,「還欠我萬多元,有些司機被拖欠數萬元。」黃指,本來Zeek承諾上周五會發放所有欠薪,最終沒兌現,令他十分失望,「我已停工,開工都要成本,油錢、隧道費和停車場,無理由貼錢打工。」他又說,被拖糧而影響生活,「要養子女要交租,向朋友借了兩萬蚊渡難關。」
須向友人借錢度日

在三月初入職的李先生,同樣被拖糧,四月頭首次收錢,「我每天開工十多小時,計過第一次人工應有一萬元,但只出了三千多,打電話問,只說盡快會出。」由於糧期飄忽,李在四月尾不再開工,「做了兩個月,累積薪金約七萬,現在只拿了四萬,還欠三萬。資方應承上周五出埋尾數,最後都無,當然失望啦。希望盡快拿回欠薪,因之前問人借錢支撐生活,要還錢。」李說,有十多名司機組成群組追討欠薪,「我們估計,或涉數十人,甚至更多人被欠薪,但很多人都不敢發聲。」■李先生做了兩個月,仍有三萬多元薪金未獲發放。
■李先生做了兩個月,仍有三萬多元薪金未獲發放。
■有送遞員早前在網上出帖,不滿被公司拖欠薪金。
■有送遞員早前在網上出帖,不滿被公司拖欠薪金。
■黃先生說很多時會同時間接多張定單,車尾箱也擺滿貨物。
■黃先生說很多時會同時間接多張定單,車尾箱也擺滿貨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