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2º
  • 72%
  • 2022年8月15日 星期一

禁餵區擬覆蓋全港 餵野豬可判坐監

山上野豬「豬口」膨脹,落山入城覓食,司空見慣,市民受滋擾。漁護署繼上年「殺豬令」後再出招,建議將現行「禁餵區」擴大至全港,並建議將違例餵飼野生動物的罰則由一萬元提高至十萬元兼監禁一年。有登山愛好者指,野豬繁衍快,新措施未必能從源頭控制「豬口」,建議當局推行大絕育行動。

漁護署向立法會提交文件,指野豬餵飼活動是近年野豬滋擾問題主因,截至本年五月,署方接獲三百八十三宗野豬出沒或滋擾的報告及六十四宗野豬傷人個案,共有八十一人受傷。《野生動物保護條例》規定,任何人在「禁餵區」餵飼野生動物,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處罰款一萬元,但條文主要針對野生猴子及郊外地區的餵飼猴子活動,故很多市區野豬餵飼黑點並不包括在禁餵區範圍內。
登山客倡加強絕育

為了提高公眾意識及增加阻嚇力,署方倡修例,建議將禁餵區擴展至全港,並集中資源在受野豬滋擾最嚴重的地點及鄰近範圍執法。另外,署方建議提高非法餵飼刑罰,由現時一萬元罰款提高至十萬元及監禁一年,並引入在禁餵區內違例餵飼野生動物的定額罰款,建議金額為五千元。

大埔區區議員譚爾培回應本報查詢時歡迎修例,認為可改善野豬滋擾市區問題,但擔心執法有困難。譚表示,他多次見有人餵野豬,一旦有食環署職員到來,餵飼者就迅速逃去,職員無從檢控,他又擔心雙方起爭執。

有登山客則認為,修例無助改善野豬滋擾。愛行山的「兒曲之父」韋然表示,康山野豬群經常獲登山客「賞賜」食物,故對人友善,甚至懂得人們的口令,雙方感情深厚,故重刑未必可以阻嚇餵食行為。韋然認為,野豬生育太快,故漁農署應針對母豬,加強絕育工作,才能從源頭控制問題。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