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79%
  • 2022年10月6日 星期四

靚相背後藏辛酸 網民「問價」 私影模特兒:變態龍友性騷擾

私影模特兒,經常接觸陌生異性,面對風險。早前一名女子遇害,據悉她生前曾涉足私影工作。案發後,本報訪問了兩名私影模特兒,她們慨歎工作背後的辛酸,不足為外人道,除擔心遇上變態龍友,亦有人標籤她們暗營副業,受盡歧視,不時遭網民欺凌。其中一位私影模特兒說,試過被客人以言語性騷擾,甚至偷拍其走光照,亦有網民私下問價,要求不道德交易,令人氣憤,故她接受工作後,會告知朋友拍攝地點,甚至要求女性朋友同行,以策安全。

今年二十六歲、做了十年私影的Copy,因為喜歡影靚相而入行,「覺得自己靚,喜歡被人拍攝的感覺。」Copy表示,私影場地除了酒店房,還有影樓和沙灘等戶外場景,「有時會一對一,有時會三、四個龍友一齊影。」她承認做私影模特兒賺錢比較快,「有知名度的,最少收六百蚊一小時,每場兩小時計,有時一日可以做五、六單,每月平均收入都有七、八萬。」但閃光燈背後,Copy慨歎自己承受不少壓力,工作辛酸,難向人說。
出差前告知朋友工作地點

Copy說,到酒店房拍照有一定風險,「最擔心是扮龍友來打劫的,錢沒了事小,最驚攞命。」為安全起見,她事前會向相熟龍友了解攝影師為人,亦查看其過去作品,「如果一幅作品都沒有,就有點可疑。」她會通知朋友酒店房間號碼,其間會跟朋友保持聯絡,「如果客人不介意,我會帶一名女性朋友到場。」除了人身安全,亦有其他不愉快經歷,「有時會被言語性騷擾,又或借機抽水,甚至被偷拍走光情況,這些我都會即時出聲。」去郊外拍攝又要忍受蚊叮蟲咬,「每次兩隻腳都佈滿蚊癩,又痕又癢,腳趾試過被紅火蟻咬傷,要睇醫生食消炎藥。」

由於被拍相片被人在網上分享,要承受網民閒言閒語,「外界總覺得,做私影的都會兼營副業。」Copy說,經常有網民向她問價,甚至洗版式留言誣衊她提供不道德交易。另外,有些癡情龍友把她嚇得半死,「不斷發訊息約我出街,甚至跟蹤監視,我飲緊珍珠奶茶都知道,很恐怖。」令她十分困擾,「有段時間被這些網絡欺凌嚴重影響情緒,想過自殺。」她強調,私影也是一門專業工作,希望外間多點尊重。
為安全拒到酒店房拍攝

今年十七歲、入行半年的阿魚,為保安全堅拒到酒店房拍攝,「我身型單薄,有事時真的無力反抗,所以只接影樓和戶外私影。」她說,多數都是拍時裝或動漫造型,「泳衣要視乎攝影師是否相熟可靠,不過都很少接。」由於自己是新人,阿魚時薪只有三百元,「一個月大概影到十場,都搵到五、六千蚊。」阿魚坦言,所賺的一分一毫盡是辛苦錢,因為龍友選擇的地方多是偏遠打卡熱點,「擦傷手腳經常都有,最麻煩是要轉很多次車才去到。」她早前獨自去流浮山下白泥開工,行入圍村時有狗隻向她狂吠,想撲過來咬她,幸有村民制止,「當時嚇到喊,立即致電龍友,要他過來接我。」她說只賺六百元,但要長途跋涉和嚇餐死。■戶外拍照時,Copy雙腳經常被蚊子咬至遍體鱗傷。
■戶外拍照時,Copy雙腳經常被蚊子咬至遍體鱗傷。
■阿魚因為安全問題,拒接酒店房的拍攝工作。
■阿魚因為安全問題,拒接酒店房的拍攝工作。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