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0%
  • 2022年8月8日 星期一

社交平台多「無證」網店 稅局被抨監管不力

年輕人發展小本生意,大多在網上大展拳腳,如在社交平台設網店,既不用交舖租,同時自帶宣傳效果。《星島日報》報道,近年愈來愈多學生店主及明星粉絲應援物品店,加入戰場分一杯羹,惟即使追蹤者成千、好評過萬,眾多小店中,標明持有商業登記證的僅屬少數,其餘或涉及無牌經營,一旦遇上騙案,恐難以追討。有網店店主指,稅務局雖會查核涉及網上交易的商業登記個案,並要求違規者補辦及繳交相關登記費用,惟監管過於寬鬆,最終只會令普羅大眾受害。

網購成為疫下新常態,不少人看準網店商機,於社交平台開設帳戶,售賣自家產品,或是透過拍賣網站轉售家中舊物,從中圖利。可是,去年曾有一名十二歲女童,透過網上拍賣平台進行十多宗交易後,收到稅務局信件,要求她補交過去三年在《商業登記條例》下的登記費用,令人關注網店和二手買賣經營者,會否因而誤墮法網。

近年,網上出現大量學生店主,小至買賣明星簽名卡片,大至開創自家製品牌,出售工藝品等,應有盡有,如早年「鬼口水」風靡萬千中小學生,網上流傳只需硼砂、清水和白膠漿等手工材料,便能自製,令不少學生初嚐創業滋味,可賺取數十元零用錢,容易令初出茅廬的年輕人「踩界」違規。
顧客受騙難追究

疫下網課大勢所趨,卻造就另類商機。記者在社交平台搜尋代做功課、代考試等關鍵字,發現大堆「請槍專家」傾巢而出,更衍生不少騙案,賣家看準學生不敢驚動學校,收取款項後逃之夭夭。有被騙取數千元的學生分享,賣家沒有按原定時間代他赴考,事後更劃清界線稱不會「同流合污」;亦有學生沒有如期收到功課,反被對方威脅,將向其學校告狀。

一班受害苦主表示,即使報警求助,都會因為證據不足,無法將犯人繩之於法,苦主唯有開設舉報黑店專頁,讓其他學生引以為戒。

此外,近年香港出現眾多年輕偶像,為樂壇帶來生機,偶像應援物的交易亦在社交平台興起,記者翻查相關帳戶,發現有歌迷以二百多元出售自製上衣,又被踢爆在內地訂製貼有偶像照片的裝飾插牌,卻以成本價五倍的價錢出售,以追星之名牟取暴利。

事實上,現時香港未有一套以網上商店為基礎的法律系統,只是把實體店的法律,一併應用至網上商店。根據《商業登記條例》規定,除認可慈善機構的活動、擦鞋業等特別豁免者外,所有在香港經營業務的人士,均須向稅務局轄下的商業登記署辦理商業登記。

該條例清楚列明,經營不多於一項小型業務的商戶,如利潤主要從提供服務所得,且每月平均銷售或收入總額不超過一萬元,或主要從其他業務取得利潤,而每月平均銷售或收入總額不超過三萬元,可以申請豁免繳付商業登記費及徵費,但並非豁免牌照申請。
須申請商業登記

大律師陸偉雄表示,為客人代購、代訂、代做功課和考試,均須作商業登記,後兩者更涉違法行為,涉嫌欺騙學校,可被控告串謀詐騙。至於歌迷活動,他指要視乎有否經營生意的意圖及獲取利潤,舉例若有人同時為多位歌手製作燈牌作銷售,可視為商業活動,而歌迷會自製的應援物,若只收成本費用者,未必涉商業經營,但牽涉手工費等利潤,則可能有商業行為。

陸大狀重申市民在未有商業登記下,違法進行商業活動,有機會被起訴瞞稅,相關罪行後果嚴重。他又提到,市民與相關商店交易,不會觸及法律,但購物時會缺乏保障,若遇騙案,無法經查冊取得負責人的資料,作後續法律訴訟,提醒市民多加注意。■不少學生在社交平台開設網店創業,並以「學生小本生意」作招徠。
■不少學生在社交平台開設網店創業,並以「學生小本生意」作招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