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灑自如——全泥宴原來受歡迎

  剛周日日馬跑九場,散場時天還亮,是很久沒有嘗試過的經驗了,猶記得初入行時,最晚五點零五分已經是尾場,如果是夏天,回到家還見到太陽,雖然現在規限六點前要完成賽事,但差了一個小時就是一個小時,感覺是截然不同的。

  而看看前天跑九場都是泥地,但完全沒有影響投注額,超過十三億是我完全意料之外的事,當然莫雷拉大發神威是有幫助的,可是傳統上大家對泥地賽都較有保留,注碼會較為保守,但今次就證明了時移世易,風氣已經轉變。

  在場內聽到不少聲音,認為泥地賽事只要有「績」可尋,加上泥地的偏差往往比草地明顯,其實是絕不介意大注捧場的,只是平時只得兩場起三場止,捉得到路來已經無用武之地。馬會應要瞭解,香港的馬迷絕對是全球最精明的一批,他們會研究自己的一套理論,來支持自己喜歡的馬,所以下注時絕不手軟,相比很多主流賽馬地區,馬迷落注以一兩蚊計算,熱情度是絕不可能和香港媲美的。

朱鎮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