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灑自如——繼續馬照跑

  賽馬已閉門作賽了兩次賽事,投注額下跌無可避免,雖然有馬主好友表示這個安排令到氣氛不夠,但也絕對明白一切都應該以抗疫為先,也不會有甚麼怨言。

  據悉仍有不少聲音認為在一眾康樂文娛活動都暫停的情況下,賽馬也理應停止。而筆者上周在本欄也詳述了萬一賽馬停火將帶來之影響,而且我亦認為,如果賽馬也需要停的話,為甚麼其他娛樂活動會一切如常?上周三只有百多名賓客進場,他們坐在哪一個廂房的哪一張檯,由甚麼員工去招呼,附近有甚麼賓客,馬會都瞭如指掌,萬一真的有甚麼突發事情,也可以立即追尋得到下落。

  試想想在戲院、卡拉OK的人群密度,會比馬場為低?他們會有辦法核實各個顧客的身份?想想也知道沒可能吧。而且賽馬帶給社會的貢獻,亦遠比任何娛樂活動為大,我實在想不到有甚麼理由,賽馬在此刻有停止的必要。

朱鎮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