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號目標——其利斷金一哩最強

  「其利斷金」前仗初跑二千米試準長力後,上仗再跑同程強配潘頓,賽前不少人都頗有憧憬,想不到臨場竟然仍有逾七倍好分頭。不過更難以預料的還在後頭,就是此駒最後竟與同馬房的「榮冠大道」互燒,令頭三段造出較標準快逾八線的快步速,最終當然是兩敗俱傷。今次「其利斷金」回師谷草一六五○米,潘頓仍未放手,是否有信心交代復前失?

  第二場四班一六五○米。「其利斷金」前仗雖然在二千米放頭跑近,不排除可應付此程,但實際Towkay一族在港鮮有出品大長途馬,反而以千八米為上限的中距離馬居多,甚至「其利斷金」的全兄在紐西蘭也是贏千六米,所以筆者認為其最佳途程絕非二千米,前仗能跑得接近,可視為本身態勇,兼評分有點優勢。

事實上,「其利斷金」在港跑得最接近的一仗,是本季222場次谷草1650米,至於演出最好的一仗,是318場次,也是谷草一哩。該仗出閘後,莫雷拉無刻意讓此駒跟前,在沿途居中守六七位入直路後,取道近內欄二疊的不利跑線,最終負兩個多身位跑第四,演出看似不過不失。然而,該仗三甲馬在直路其實都是走外疊賺場地,而且除了頭馬「偉大勝利」接戰因升上三班而只跑第三外,其餘兩匹再出都打疊非冠即亞,「其利斷金」負於三匹賺了場地的強手,雖敗猶榮。

  練好氣量後,今仗「其利斷金」回師表現最佳的途程,排十二檔雖然添了一點難度,但本身有速度而又非純均速,跑法可多變,可安心看潘頓開騷。

仲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