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氏理論——投注站逐步開放

  因應疫情,香港賽馬率先以閉門形式作賽,由年初三賽日開始,已無公眾馬迷可以入場了,甚至於會員席只批准在指定餐廳有訂位之人士才可入場看賽馬。初期這些措施只影響氣氛,而無影響投注額,但不久普羅馬迷投注戶口已無錢,要找馬主友人才可於馬場內存款至投注戶口。而傳媒人也常為友人於馬場內入錢,但於最緊張的一天,連馬主都不可入馬場,記者室如常運作,但無投注設施了,多位行家仍可用手機及電腦下注。

  近一個月,學校復課了,馬迷也可於有限度放寬下使用投注站了。上星期幾天,兩馬場開放給公眾下注當晚的海外賽事,本周就更好了,除了賽日外,投注站開門,即大家可以隔夜下注港馬,但由於太多人喜歡現場賭波及於投注站看直播,尤其是下午的澳洲波,會有太多人聚集,於是不可在投注站下注足球,當也無電視及賠率看了。

  回想七八十年代,馬會當時也想馬迷於投注後立即離開投注站,因此不設座位。

張福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