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馬韋論——馬報要掙扎求存

  筆者閱讀報紙習慣超過三十年,可謂見證紙媒興衰,正因八、九十年代時資訊疲乏,為吸收更多賽馬資訊,那些年真的至少會買兩三份日報細閱。

  踏入九十年代,投注額一直穩步上揚,到九六/九七馬季煞科日,投注額竟高達二十五億,單單三T投注額也以數億來計算,那時候是報業的黃金時代。除了日報百花齊放,獨立馬紙也分開排位、雙T及賽日版,暢銷的兩三份聽聞一期單一份銷量也達六位數字,結合當年的製作成本,相信老闆們應該買車又買樓了。

  但時移世易,互聯網的滲入,不單馬會網頁資料詳盡,網上賽馬資料也多不勝數。筆者周三經過報攤,賽日仍然有十多份馬紙,經歷今季的社會動盪及疫情影響,難免雪上加霜,幸好對於資深馬迷來說,馬報始終有它的存在價值,雖見夕陽,但仍可掙扎求存。

  經歷一年多的報館生涯,知道作為馬經編輯並沒那麼簡單,入行後仍感到自己有所不足。無疑中文水平的確比前有所改進,也學懂了InDesign等軟件,藉此也要感謝同事們的教導。近日忽發奇想,如果筆者早十年入行便完美,皆因馬經版的同僚,全部都經驗豐富身懷絕學,更早投身的話早得真傳,也許在編輯及評馬工作上,可以兼顧得更好呢!

韋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