鍊金手記——追捧送行 馬宜三思

  谷草煞科戰,焦點落在大摩與蘇狄雄兩位即將卸任的騎練身上,最後兩人均交白卷,並沒有大眾預期的送行馬出現。筆者一向對「送行馬」、「掛靴馬」、「賀壽馬」之類的捉路方式抱有懷疑,畢竟是捕風捉影之說,但不少馬迷仍愛以這類陰謀論作為選馬依據。

  記得若干年前本地騎師鍾占祺決定掛靴,在最後一場賽事策騎傷患嚴重的「手足情深」上陣,被視為掛靴馬。當日的沙圈評述員不禁戲言:「係咪手足情深就唔知,但係腳患應該係幾深!」結果「手足情深」輸得無影無縱,沒有成為騎者最後一場頭馬。

  合理假設行將離任的騎練鬥志特佳,其實無可厚非,但揀馬始終應以馬匹實力為依歸,無謂投入過份情感。要數最經典的掛靴馬,當然是告東尼「風雲群英」按韁輕勝揮別馬迷一幕,是實力使然還是按劇本合演的一場戲,筆者還是傾向相信是前者。

燈神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