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氏理論——公眾席暫難開放

  今季頭兩次賽日的入場安排仍受制於限聚令,馬場只限當日有馬出賽的馬主入場,為數二人,即個人馬主可帶一位親友,但合夥人馬主如是三或四位,都只可二人到場,老張一位友人與兩位友人合夥,只好自動缺席了。如是團體馬,成員兩位可入場。

  於開鑼日,二入入場及餐飲無問題,但周三谷中夜賽,尾場是於十時五十分開跑,但到十時即停止所有飲食,不過這已比七月中的谷草煞科戰好了,當時根本不為馬主提供任何飲食。而工作人員及傳媒都要於六時前完餐,於是馬會要提供一些瓶裝水給各人,也基於環保,竟是用玻璃瓶。

  幸好疫情好轉,後天沙田日賽已可准許四人一組入場,估計再下一星期可以更放寬,馬主以外的人也有機會入場了,條件是要訂座及實名入座。查實於八九十年代,馬會會員為友人購馬牌也要實名的,只是後來入場人數大減,馬會自救才加入不少彈性。但公眾席從來無實名制,看來短期內難以全面開放,只可以於餐廳訂位才可入場賽馬了。

張福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