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理成章——同樣鬥燒 問話要問齊

  開鑼日尾場出現潘頓、莫雷拉及巴度三位外籍大師傅鬥燒的場面,賽後只有策騎「開心好玩」的潘頓被問話,結果解釋一番獲競賽小組接納。而相隔一周,又見到三位華將在一場五班千四米賽事以一起「大逃」的方式競逐,賽後只有策騎「笑傲成功」的周俊樂被查問,雖然他解釋是為了遵從策騎指示,但競賽小組的回應,明顯是某程度屬告誡性質,比較起來,後者予人是陣中犯上錯失,而潘頓則只是際遇問題而已。

  周俊樂是受讓十磅的見習騎師,聽從策騎指示其實無可厚非。但別忘同場的「百寶袋」及「電子傳承」同樣於早段鬥燒,賽後兩駒的鞍上人卻未被查詢跑法,莫非競賽小組認為他們一同締造首一千米五十七秒二超快步速的策騎方式,是全無問題?

  「百寶袋」由陳嘉熙策騎,他仍是受讓七磅的見習騎師,競賽小組如要問話,標準會是跟對待周俊樂一樣或相對體諒,不得而知。然而「電子傳承」之鞍上人蔡明紹是資深的本地自由身騎師,陣中採取這類自殺式的騎法,競賽小組實應傳召他及練馬師一併查問。否則這類標準不一的監察方式,便毫無尺度可言。

章名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