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氏理論——譯名太長無必要

  利雲度夫斯基當上去年球王是實至名歸,此子中文譯音極長,已省去小名羅拔了。近年香港譯外國球星中文名是愈來愈長,因為不少球星同姓而加上小名作識別,隨時出現七八個中文字譯名,實在太冗長了。如果利雲度夫斯基是一位來港策騎的騎師,譯名會限於三字,可能要譯為利羅拔了。

  最後一位有四字譯名的外國騎師一定是澳洲騎師賀蘭杜夫,以後除非出現姓司徒或歐陽的華人騎師,難再出現四字騎師名(不計來港客串的日本騎師),因為真是不方便及不必要,同時馬名也限於二至四字。

  賀蘭杜夫於八十年代中來港,當時馬會譯名會考慮評馬老行尊的意見,於是出了賀蘭當是複姓之決定。如果改於今天,賀蘭杜夫極可能變成賀傑夫,因為他小名是Geoff。賀蘭杜夫於港策騎了三年左右,之後不再獲發牌而改向澳門發展,是澳門第一代騎師,且是兩屆冠軍,幾年後掛靴從練,已廿餘年了,算是老澳門了。

張福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