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馬韋論——概念與理性須並重

  筆者刨馬有時想法偏向概念,正因如此,都極為信服具理性論點的言論,以彌補自身睇法上的不足。

  上周六當馬經完版後,聽到仲達與亨利的對話,仲達強調四選沒有擺他上次大題命中的「樂益善」,理由是此駒上仗雖然大勝,但過程非常夢幻,也基於轉場初跑田草也是一項挑戰。

  筆者反思以「樂益善」上次取勝姿態,以及為了出戰打吡必然盡拼的因素,不列作正選是否有錯呢?於是再翻看一次賽事過程,發覺所言甚是,故臨場只作配腳之選,結果「樂益善」四名不入,雖然其跑法上也未是最好的發揮,但就算跑對能否上名也是未可料。

  另一例子仲達啟發到筆者就是上周三尾場的「扎西德勒」,不論在馬經房及《賽馬日在線》中,他也指出此駒有一個重大缺點,是次機會不及季初贏馬時,就是對手沒有氣量不足之情況。雖然此駒是筆者首選,加上韋廄同晚也有動態,但即場也不敢作重心,事實再一次證實理性贏了呢!

韋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