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灑自如——熱錢遲來 錯覺遇劫

  剛周日跑打吡,投注額高達十六億一千七百萬,屬歷來第三高的打吡賽日,亦比去年大幅上升了十七個巴仙。今年打吡大賽,早已預料是形勢平均,但仍錄得兩億的投注,可見得只要戲碼夠精采,大部份馬匹都總有支持者,每人下注一點,已足夠聚沙成塔。

  其實香港賽馬的投注生態,多年來不停地在轉變,而隨着近年投注系統愈來愈先進,注碼也來得愈來愈遲。細心的朋友不難發現,時下有七成以上的投注,是在提示馬匹入閘的紅燈亮起下才會出現,如果換作以前的年代,根本不可能做到。當中除了包括本地馬迷的注碼外,更大部份是從海外回流的投注。常聽有馬迷朋友說被「打劫」,說的就是這股最後才湧到的「聰明錢」。不過老生常談的是,人家的「聰明」始終會反映在最後賠率上,只是普羅馬迷無抗衡之力而已。

朱鎮輝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