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號目標——曈曨光彩穩位望贏

  筆者並非看不起陰謀論,但陰謀論所指的,其實只是猜測幕後鬥志而已,而個人一向深信選馬必須以實力為基礎,預估賽事形勢為次,估鬥志只屬旁枝。因為在馬季大部分時間,絕大部分馬都有基本爭勝意欲,偶爾有些敗於發揮的只屬小部分,所以根本毋須大費周章去猜測用心。不過來到季尾,情況便不可同日而語了,尤其是季內已交代的馬,到底幕後是屬意留力下季還是盡用,將直接影響賽果,不得不從多角度考慮,甚至代入主理人的角色。

  第九場三班一八○○米。刨到此場時,在尚未逐匹檢視之前,「曈曨光彩」已吸引到我注意,原因是剛周日沙田賽事的第九場,東廄派出了理應是谷草更合適的「喜蓮慧星」角逐,與其說牠是轉場一試,我認為是讓路給未交代馬的機會更高。至於「曈曨光彩」除了得廄侶讓路之外,能得潘頓不離不棄,以非「美麗」系的東廄馬來說比較少見,更凸顯今仗必有鬥志。



  不過即使肯定有心出擊,實力一環也不能不計。「曈曨光彩」今季演出無疑稍令人失望,不過上季尾集中在谷草爭功,今季升上二班後卻一連五仗跑沙田,其實某程度反映求減分大於一切。至於最近兩仗回師谷草,前仗在馬雅胯下跑千八米,直路在馬林中衝刺,發揮未盡理想,但依然造出全場最快末段追回第三,走勢已及格有餘;上仗在潘頓胯下跑大長途,看出騎者一早已立定心意在對面直路初便發力,奈何遇上快步速,所以才失三甲。今仗人馬捲土重來,縮回千八其實是唯一勝程,把握可能比跑大長途更大,可穩位望贏。

仲達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