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馬韋論——令人費解的部署(一)

  作為外行人,當然沒資格批評練馬師的練馬手法,不過對於如何部署馬匹出擊,其實不算甚麼高深學問,照計不難理解,但偏偏有些練馬師的部署就很令人費解,鄭俊偉就是其一。

  由季初說起,「發財好市」在開鑼日初出跑草地千二米,放得急再蝕不利地都第三,其後健康出了岔子,手術後復出偏偏改跑泥地,捧成1.5倍全熱門之下慢閘跟得急,引發氣管多血又落敗。「鋼鐵福陛」一再試泥閘走勢可人,但鄭俊偉又來奇怪部署,先安排跑田草,然後增程再轉谷草又加眼罩,輾轉到第六仗才除眼罩跑泥地,卻遇上大利外疊的偏差,結果在逆偏差之下接近。以上兩個都是令馬匹蹉跎歲月的例子。



  「超然」在六月九日已退役,但前一天仍游水,未知退役原因,惟季初一再在四班於不利形勢下跑近,怎計也有能力贏番場頭馬!季中跑三場草地減分落班,安排屬正路,但落到五班後,之後五仗竟有三仗是跑草地,而跑泥地的兩仗竟找來陳嘉熙策騎!心水清的朋友應會發現,「超然」歷來三場頭馬的鞍上人是利敬國、田泰安及莫雷拉,是否需要騎功之助,不言而喻。

  剛周日季內最後一場五班泥地千二,見到「理想回報」退役前起碼能盡地一煲,但曾勝濕慢地的「超然」卻一試的機會都沒有。敢問如部署好一些,「超然」有機會多贏一場才光榮退役嗎?

韋少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