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罹患急性白血病,父親為籌醫藥費拳館當陪練。
兒子罹患急性白血病,父親為籌醫藥費拳館當陪練。

來自遼寧丹東今年4歲的莊明洛,自從一年前他被診斷為急性髓系紅白血病開始,父親莊飛和母親就抱著他來到北京求醫問藥。莊飛一家並不富裕,為了省出錢給孩子看病,夫妻二人盡最大可能壓縮生活成本,只為能多掙些錢給孩子治病。此前莊飛的岳母患漸凍症,家裡已傾其所有給岳母治病,如今孩子患病,再一次使這個負債纍纍的家庭陷入絕境。

一年前莊明洛查出了急性髓系紅白血病,根據診斷莊明洛的病情屬於M6。「這級別十分嚴重,只會出現在成年人身上。」莊飛憂心忡忡的說。一年前他和妻子抱著只有3歲的莊明洛來到北京,開始求醫問藥。

去年8月份莊明洛接受了骨髓移植手術,隨之而來的就是各種排異反應。莊飛記得,由於腸排異那段時間莊明洛每天斷食斷水,只能靠營養液維持。而痛苦的皮膚排異使得莊明洛的皮膚開始發黑脫落。目前莊明洛處在肺排異階段,由於他的各項指標都不穩定,只能通過藥物治療穩定指標之後,再通過手術進行活檢。

莊飛平時開貨車掙錢,妻子則全職在家照顧孩子,一家人的生活談不上不富裕,但是很溫馨。莊明洛生病之後,他們把所有的錢都用來給孩子治病,二人的生活則十分簡單。妻子平時就住在病房,而莊飛就在醫院走廊的躺椅上休息。「孩子爺爺之前眼睛生病了,他也不捨得去看病,只塗抹最便宜的藥膏,他把錢都給我們了。」莊飛說。

治病一年,家中的積蓄已經花光了,未來莊明洛還需要多少治療費,莊飛夫婦兩個也說不好,為了給兒子籌集治療費,莊飛想到了各種方法,其中包括去醫院附近的拳館當陪練。

兩個月前,莊飛開始在醫院附近的拳館當陪練。一節陪練課約1小時左右,莊飛一天可以掙到400元人民幣左右,他說這些錢就能維持他和妻子兩三天的生活。每節課後莊飛的身體都是疼痛難忍,有時還會嘔吐。但是他說,這些錢既能看病又有維持生活,再疼也得忍。

不過莊飛十分感激這一年中無數好心人的幫助。志願者小孫幫助莊明洛已經一年了,這段時間裡,她不僅在生活上為莊飛一家提供幫助,也在積極的聯繫各種基金會為莊明洛籌集治療費。

如今莊飛希望孩子快點好起來,像正常孩子一樣快樂的生活。